切实加强对社会殡葬中介的整治和管理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11-05 22:44

  有关“殡葬暴利”说词一直以来成为热门话题,一些社会媒体不明究里、片面曲解给出的“负面报道”引来民众质疑声一片。一些业界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殡葬暴利”主要是社会上那些殡葬服务中介所为,这些从事殡葬用品销售和殡仪服务的社会中介做的“买卖”才多是暴利行为。

  笔者完全认同业界的观点,这些社会殡葬服务中介好多是昧心赚钱,扰乱了殡葬服务市场,将本不值多少钱、花费不了多少钱的殡葬用品和殡仪服务“物非所值”强加给消费者,让丧属在迫不得已接受中为暴利“埋单”。这也是笔者深入市场调研得出的结论,有数据说明。

  面对“殡葬暴利”这个绕不开、不得不面对的话题,笔者试图从行业监管这个角度谈点认识与业界同仁商榷。

  新的历史时期,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进入殡葬服务行业门槛的降低,殡葬用品和殡仪服务这两大块已从“官办”剥离出部分为“民办”所经营,这两项“选择性”消费已基本进入市场化和商品化运营轨道,其经营主体呈现社会化、个体化、民营化。原本公益色彩很浓、由政府主导价的部分殡葬服务项目放开,加之丧葬攀比风推波助谰,导致坊间流传“死不起”、“葬不起”之说。正是问题愈发加剧,严重影响和干扰了殡葬改革,民政部大力倡导和力推殡葬服务回归公益,在国有殡仪馆和殡葬服务中心,推出保障性殡葬“基本消费”,这条关乎民生绿色通道的打通,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殡葬服务的市场化和商品化带来的纯商品交易行为。

  正是市场经济作用和殡葬服务业面向市场放开经营的政策调整,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至今,殡葬服务不再是民政部门独家经营,社会上开起了很多的中介性质的殡葬专营门店,其中经营殡葬用品和殡仪服务占了主体。也正是这些个体“殡葬专业户”的进入,殡葬市场日渐出现失控无序局面,出现“骨灰盒几十倍暴利”、“一条龙服务天价消费”等现象,导致殡葬市场哄抬价格、欺骗客户,令消费者深受其害的暴利乱象丛生,给整个殡葬服务行业抹了黑。

  究其问题出现的社会经济背景,无疑是殡葬服务业的市场化运作及其商品属性的回归。“殡葬商品”同其它商品一样,其自然垄断性逐渐弱化,在政策给力下,过去由民政部门主管、国有经营、一统天下的市场格局已被打破。笔者认为,面对多元主体经营的市场现象,解决社会上出现的这些“殡葬暴利”问题,除了政策指导市场调控外,惟有从管理上着力、发力和给力,加强对这块市场、对这个行业的整治管理。殡葬市场放开经营并不意味着放弃管理,行业管理必须跟上。加强行业自律、行业治理,不仅需要我们殡葬管理职能部门共识,还应当从整个行业层面谋化对策,找出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从部门管理而言,不仅要加强对自身殡葬事业单位的管理,将带“公”字头的这块殡葬服务做好,带头体现公益民生服务宗旨,还须花气力、下功夫将管理触角伸向社会每一个角落,切切实实地把整个社会殡葬服务市场有效地管控起来,管理好。如行业协会应当吸收社会上有一定规模的私营殡葬服务单位加入当地协会,将其纳入行业自治自律之中;定期组织社会中介学习国家殡改政策和相关法律法规;会同工商等相关部门实行属地管理;对经批准的殡葬服务中介授牌服务;殡葬稽查暗访违规行为;对规范经营、守法经营受丧属肯定的服务中介授星服务;对严重暴利行为的媒体曝光等。在行业管理上,不因其“姓私”放弃管理,不因“选择性消费”任由消费者埋单,不以“市场行为”推卸行业监管责任、在殡葬服务这个特殊商品的市场交易中不作为。应当看,对当下殡葬服务市场出现的乱象和存在的这些问题,解决的办法还是有的,处理的手段还是多的,在于我们认识上不出现误区,管理上不出现盲区,处置上敢于动真格。

  笔者认为,加强对社会殡葬服务市场的管理,应当主动争取物价、工商、税务等部门的支持和配合,以“关注民生”政治责任感,坚决查处坑害消费者利益的暴利行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并向社会通报,让暴利没有生存的土壤和空间,以铁的手腕治理殡葬市场,促进殡葬服务这个特殊商品的消费体现公平交易原则。笔者认为,从市场经济发展和现代殡葬发展走向的大趋势、大视角来看,目前存在的社会中介暴利行为,这只是殡葬服务业完全走向市场、市场化运作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性现象。相信在国家殡葬改革政策日趋完善,殡葬市场管理体制、机制日趋健全,行业自律、治理日趋规范中,“殡葬服务”同其它商品一样,按市场规则出牌是迟早的事,“暴利”这个话题会离我们这个行业越来越远,乃至消声匿迹。

  走笔至此,笔者认为业界解释“殡葬暴利”现象,别总在拿社会中介作借口,这是个令人难以信服的烂理由,苍白乏力。作为殡葬管理部门,我们应当清楚肩负的殡葬改革历史使命,肩负的行业监管责任,肩负的关注民生社会责任感。对

  抵制和化解“殡葬暴利”这种现象,我们应该积极行动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