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总去世,3个儿子不办丧事争家产,陌生人开豪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1-31 15:46

“鼎盛”集团老总温文鼎今天去世了,享年61岁。才61岁啊!他没钱吗?钱对他来说就是个数字,他没妻儿吗?结发妻子肯定是有的,早年两夫妻创业的时候,她风餐露宿,又连升了3个儿子,带着一身病痛早早去世了。温文鼎的不结发妻子,那同样是个数字。他不是还有3个儿子吗?问题就出在3个宝贝儿子身上。

大儿子今年32岁,叫温知新,名字非常文雅,取自《论语》,人呢?人倒也名如其人,文雅,就是太过文雅了点。温知新同学是个没有老婆活不下去的男人,也是一个见不得老婆跟任何男人说一句话,碰一下手的男人。他已经3婚了,32岁的他,今年已经结了3次婚,很快就会有第四次,因为第3婚妻子,前几天跑了,就因为逛街碰到一个老同学,拍了一下肩膀!30多岁的温知新如今喝酒买醉,天天嚷着要找老婆……

二儿子叫温知仁,知仁知义嘛,可就这个温知仁,从小就顽劣不堪,大事做不来,小事不想做,为人阴阳怪气的,现在公司后勤部门当主管,整天怨声载道。

小儿子叫温知霆,这个名字就不一样了,温文鼎可能觉得前两个儿子太不成材,所以给小儿子取个迅猛一点的名字。结果呢?确实很迅猛,

温知霆同学初中毕业后,死活不肯再读书,跟着一帮公子哥们开始混社会,三教九流,打架斗殴,他无所不能。温文鼎大病躺在医院时,三公子也躺在医院,头被人打破了,父子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同病也不相怜,气鼓鼓地各怀心思。

温文鼎看不惯温知霆也正常,可温知霆怎么看不惯老总父亲呢?原因就在温文鼎的一纸遗书上。

遗书写得清清楚楚:公司的钱,温文鼎分文不取,他个人的私人存款共计600多万,100万留给大儿子,100万给二儿子,10万给三儿子,其余的400万全部送给一个叫顾小曼的女人。

顾小曼是谁?老爸的老相好还是新情人?3个儿子脑袋都想破了,也没想出一点头绪来。3个儿子围在父亲温文鼎病床前,不问病情,只拿着遗书,死赖着不走,要温文鼎临终前修改遗书,不要求厚此薄彼,3个儿子,刚好一人200万,剩下的零头捐献出去。温文鼎气得一口气不顺,翻着白眼断气了。

3个儿子把骨灰盒抱回了家,也不通知亲朋好友办丧事,老爸是死了,钱也没得争了,可家里不是还有几套房产么?遗书上没写明给谁啊!

“这套别墅应该是老爸留给我的,我一直都住在家里,我都没有我个人名下的房子!”老大温知新脸皮比城墙还厚,30多岁的人了,常年住在家里不算,说起来还冠冕堂皇。

“你都离了三次婚,现在单身汉一个,要别墅做什么?”老二温知仁显得温文尔雅:“静心花园的那套180平方米的房子给你,这套别墅是老爸留给我结婚用的!”

“吵啥!”老三温知霆头上打着绷带,怒吼了一声:“你们两个都有钱,一人分了100万,我呢?我呢!我才10万啊!别墅房子我都要,你们谁敢再跟我争,我弄残你们两个!”

“温文鼎的骨灰带回来了吗?”一个穿着一件清新纯色上衣,搭一条碎花短裙,大约20岁左右的陌生美貌女孩,一进门开口问道。

“我叫顾小曼,是,嗯……”女孩红着脸,说起话来吞吞吐吐:“我是温文鼎的女儿,我受母亲临终前的遗托,来取回温文鼎的骨灰!”

“你就是顾小曼?”温知新盯着顾小曼的白皙的脸庞:“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我爸的女儿?”

“这是我的出生证明,”顾小曼眼睛都红了:“上面有你父亲温文鼎的名字,你们自己看!”

“我母亲去年过世了,她死前唯一的愿望就是死后能和温文鼎这个负心郎埋葬在一起,你们的父亲温文鼎生前也答应了的,这是他亲手写下的承诺书!”顾小曼又从单肩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了温知新:“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取走温文鼎的骨灰盒。”

“骨灰盒你可以拿去,”温知仁狡黠一笑:“你拿走父亲的骨灰盒,但遗书里的钱,你得留下。”

“什么钱?”顾小曼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我不要钱,温文鼎的钱,我一分都不要,况且我又不缺钱,难道你们缺钱吗?”

“我们也不缺钱!”三兄弟硬着头皮异口同声道,他们可不想在父亲这个私生女面前丢脸。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温文鼎欠世人太多,欠别人太多,欠我母亲太多,我把他的钱捐献出去,帮他还一份债!”

顾小曼旁若无人地从三兄弟身边穿梭了过去,抱起温文鼎的骨灰盒,看都没看他们一眼,转身走出别墅,走进停放在屋外的豪车,身姿摇曳地坐进车里,点起火,就在快动车的那瞬间,她似乎忘了什么,只见她摇下车窗,对跟着屁股后面的三兄弟嫣然一笑:“哦,差点忘了跟你们说,温文鼎前几天跟我打电话,说已经把别墅转到我的名下,嗯,钱我捐了,别墅我还是要的,毕竟这里风景不错,很适合度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