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冷”行业殡葬服务 死人不怕被活人吓出冷汗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1-31 17:16

  工作间

  尽管温度计显示为35℃,但当遗体被拉出零下7℃的冰

  ■尽管温度计显示为35℃,但当遗体被拉出零下7℃的冰柜时,寒意逼人。

  一说起与死亡有关的事,总会让人从心底泛起凉意。这是一种自然的心理反应,即使是从事殡葬服务18年的小王师傅,当丧家的凄凉哭声回荡在屋里时,身上的鸡皮疙瘩也会不由自主地起来。

  能在这个最“冷”行业中坚守的,几乎都是30岁以上的人,大部分已有十多年的经历,也有的干了一辈子。对殡葬一线的工人来说,这个职业给他们最深的体会,无疑是对生命的珍惜和对死者的尊重。

  1、夜里电话一响 他就知道该出门了

  “有时候心里也会害怕,但是不能表现出来,得撑住”

  大白天,虽然开着节能灯,但遗体处置室内的光线依然显得昏暗。伴随着低沉的磨擦声,小王师傅拉开冷藏柜,冷气扑面而来,柜壁上渗着小水珠,冷藏柜的小屏显示温度为零下7℃。

  看见遗体,来探视的丧家哭了起来。尽管这时候室外是35℃的高温,小王还是感到皮肤发冷。“有时候心里也会害怕,但是不能表现出来,得撑住。”小王说,干这一行得用心服务。

  白天接待家属,半夜“接收”死者也是常有的事。夜里电话一响,小王就知道该出门了。那天,他赶去岛外一个出租房,有几个年轻人相约烧炭自杀了。推开房门,一股热浪迎面扑来,两大盆火炭还没完全熄灭。死者已经死了两天,遗体面目狰狞,虫子钻进钻出,一碰,肉就掉下来。

  “也许在最后一刻,他们后悔了,但是来不及了。”回想起当天看到的悲惨现场,小王很痛惜,“都是20岁出头,人生才刚刚开始。”

  18年来,小王接手的遗体中,最小的有刚出生的婴儿,最大的是位109岁的阿婆。她的120多个子孙全都健在,没有一个人先她而去。那一次送别,是惟一让小王感觉心里暖暖的。

  遗体处置室被冷冻的遗体,九成以上为非正常死亡,车祸、凶杀、意外等,不幸离去的人大都正当壮年。有的上有老下有小,是一家的支柱,有的刚刚长大成人却遭遇意外。每当有家属来探望,小王总是感同身受:“对生者而言,生命无常,唯有珍惜生命。”

  2、死人不怕,反倒被活人吓出冷汗

  “大半夜突然看见一个活人走动,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大陈师傅入行有20多年了,在同安殡葬管理所的同行中算是胆子最大的一个,多么惨不忍睹的遗体,他都见过。不过,让人想不到的是,居然也有让他吓得发抖的时候。

  有一天他值夜班,整个殡葬管理所只有他一个人。值班室离遗体处置室大约50米,边上是守灵的家属休息区,围墙外有大片龙眼树,四周静悄悄。突然,他听到屋外隐约有动静,透过值班室的玻璃窗往外看,只见一个长发披肩的白衣女子从树影下走出来,看不清长相,移动的样子也很奇怪。

  “大半夜突然看见一个活人走动,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冷汗都出来了。”大陈师傅说,当时自己心跳得很快,而且浑身发抖。等那个白衣女子慢慢走近值班室,借着走廊的灯光,大陈才看出是个流浪的女人。虚惊一场,他赶紧报警。

  “死人倒不可怕,最难对付的还是活人。”大陈说,毕竟和遗体打交道多了,习惯了也就不怕了。不过,有时候一些非正常死亡的死者家属,接到消息后匆匆忙忙从外地赶来,大半夜到了急着来探望,值班人员也是随叫随到的。“有的人是因为车祸死亡的,遗体面目全非,连家属都不敢看。”大陈说,有家属看到亲人的遗体时晕倒,值班人员还得临时充当急救员。

  3、离遗体十多米远的路上,他找到了那颗心

  “让他们有尊严地离去,是我们的责任,也是给家属最大的安慰”

  小陈师傅也有14年的从业经历了,他说,最难收的就是惨烈交通事故后的尸体。“这里一块,那里一块,都要把它们捡到一起,这是对死者必要的尊重。”

  有一次,小陈在事故现场收拾一具遗体,死者的胸腔被压碎了。整理时,小陈总觉得好像缺少了点什么,在四周搜寻了一会,终于在十多米远处看到一颗心脏躺在路中央。他轻轻地把这颗心脏捡起来,装进遗体的胸腔带了回来。

  残缺的遗体,在火化前要进行美容,给亲友们留下最后的仪容。为遗体美容要先解冻,夏天得提前一天把遗体从冷藏柜中拉出来,冬天则要提前两三天。小陈说,遗体美容师要做的工作不少,难度也很大。除了清洗、缝合伤口外,有的因车祸导致遗体头部大部分缺失,要用毛巾填充物“修补”,还有的整个面部都复原不了,只能用逝者生前的照片放大后仔细地贴在面部,尽可能让遗体完整。

  “让他们有尊严地离去,是我们的责任,也是给家属最大的安慰。”小陈说。遗体美容工作就在遗体处置室内进行。“刚工作那时候,也会害怕。特别是晚上在遗体处置室,有老鼠跑过都会被吓到。”他说,那时候都是最高效率完成美容工作,然后赶紧关门离开。但从事这个行当时间长了,小陈也慢慢适应了,为了让遗体看起来更完美,他留在处置室的时间也更长了。

  【声音】

  不说再见,只说有空来泡茶

  小王师傅:“哀乐声、哭喊声,痛哭流涕地呼唤‘你回来吧’……每一天都是这样的场景,心理压力真的很大。我不抽烟不喝酒,惟一能减压的就是唱歌。我喜欢在大院里大声地唱,唱出来了,压力也就小了。刚入行时也害怕过,怕自己难以适应。如今18年了,看多了看透了,但平常还是需要调整自己、释放压力。”

  大陈师傅:“见惯了生死,感觉人生殊途同归,最后都要走这条路,也就不会计较太多。现在特别珍惜活着的日子,平时的生活中也养成了爱护自己的好习惯,骑摩托车都会前看后看特别小心。”

  小陈师傅:“这是个特殊的服务行业,在工作中被人误解、歧视的情况时有发生,我们也有尊严和底线。出去运遗体时也曾被人刁难甚至辱骂过,最渴望的是得到市民群众更多的理解和尊重。有人问起工作,只敢说在民政部门上班;有亲戚生病了不能去探望,朋友也越来越少,因为不敢主动联系;平时不敢跟人家说‘再见’,一般道别都说‘有空来泡茶’。”

  【记者体验】

  反复开柜,容易伤风感冒

  从阳光灿烂的室外迈进遗体处置室,记者就感到被一股寒气包围了。事实上,记者随身携带的温度计显示室内温度为34℃。

  周边的环境很幽静,室内白天也亮着灯。遗体冷藏柜整齐地排放着,冷藏柜上的小屏幕,显示着柜内温度为零下9℃。

  殡葬工人打开其中一个柜子,寒气挟带着一股异味扑了出来。“夏天有味道是正常的,有的遗体并不是完整的,有的没有及时送来冷冻。”工人说,冷藏柜内的温度常年保持在零下7℃到零下18℃之间。

  和冬季相比,夏季对殡葬工人而言工作更加艰辛。小王说,在处置遗体的过程中,殡葬工人的汗水绝对不能滴落到遗体上,哪怕是无意的。“一点都不行,这是对死者必要的尊重。”他说,如果需要处理的时间比较长,就得停下擦汗休整,更换手套后再继续工作。

  有的遗体处置室没有安装空调,夏天室内温度也很高,反复开冷藏柜很容易伤风感冒。“刚开始从事这项工作,经常会生病,不过现在抵抗力也增强了。”小王说,这份工作对身体也是一个考验。

  【行业现状】

  150人每天与逝者零距离

  目前,我市一线殡葬工人约150人,包括搬运尸体的工人、遗体美容师及冷藏柜看护人员等,都是长年直接接触遗体的人员。

  人数最多的在福泽园,大约80人,月薪普遍在4000元上下,从业者年龄都是30岁以上,也有的在这行干了一辈子。每年有少量新进人员,但即使是新人,年龄往往有30岁了。岛外规模最大的区级殡葬管理所在同安,同安殡葬管理所有一线殡葬工人21名,其中绝大多数人有10年以上工龄,月薪在3000元左右,常年无休,人员相对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