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报数字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1-31 17:19

  一些殡葬服务店打包收费“宰你没商量”,远超物价部门核定收费标准——

  殡葬服务:温情里面藏着“刀”

  本报记者 李 鸽

  

  在武清区汊沽港镇六道口村,随处可见殡葬用品门店,寿衣最低售价每套仅60元。 本报记者李 鸽摄

  清明节前,记者调查本市殡葬服务市场发现,有一部分经营“殡葬一条龙”服务的商家,以打包价提供穿衣、叫车、火化、墓地等服务,高价销售寿衣、骨灰盒等,不开任何收据和凭证,牟取暴利。部分商家宣称:“一个(逝者)能赚1万元,赚2000元那就不算个活儿。”

  在殡葬用品批发地武清区汊沽港镇,记者了解到,在城区售价2000元以上的丝绸寿衣,在这里批发价仅200元,骨灰盒的批发价也仅为中心城区的十分之一左右。殡葬用车和火化服务方面,民政部门和物价部门先后公布了收费标准,基本收费价格为300-400元,其他小项收费也多不超过100元。但殡葬服务商家提供的任何一项服务收费均在1000元左右。殡葬服务商家肆意抬高殡葬用品价格,迎合了一部分人“厚葬”心理。在这一链条之上,每个环节都是暴利,看似温情的服务里面却暗藏着宰人的“刀”。

  你爱找哪儿(告)就去找哪儿

  南开区盈江里居民姜女士向记者反映,父亲去世,找来了殡葬服务店,仅火化一项就被骗去1390元。今年2月13日,姜女士的父亲因病在家中突然去世,家属到附近一家殡葬服务店咨询。店家一再声称:“你听我的没错,我教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姜女士信了这位店主,相关服务事项都找他办理。

  姜女士父亲的户口并不在天津,是患病后到天津治疗,医治无效后去世。大部分丧事还要回农村老家办理,在天津只选择了火化一项。家人当初在殡葬服务店内选购寿衣,店主介绍一款980元的“福瑞祥”品牌的套装,“天津这边讲究铺金盖银,办这一套就齐活”。姜女士当时询问有没有价格便宜一点儿的寿衣,但店主称:“最便宜的就是980元,再就是1980元的,店内就这两种。”

  在商定相关服务事项时,殡葬服务店提供了服务套餐让姜女士选择,穿衣服务200元;殡葬车980元;遗体冷藏费每晚1200元;火化费2000元。后来,姜女士在两个小时内到居委会、社区卫生院和派出所办齐了手续,不需要遗体冷藏服务,直接选择火化。姜女士对2000元的火化费产生质疑,店主则称:“这是殡仪馆收你的费用,我不会赚你一分钱,到时候我给你2000元的票。殡葬车980元,不是我的车,便宜不了。”

  听到店主如此保证和解释,姜女士和家人将信将疑,再买了980元的寿衣,付了店主4160元现金,店主没有开具任何票据。

  当日火化后,等待领取骨灰的时候,店主却只给了姜女士610元的票据(火化费320元,服务费290元),至此,姜女士发现被欺骗。

  安葬完父亲的骨灰后,姜女士和家属找到华宁道第十九幼儿园附近的这家殡葬服务店,提出票据和收费不一致的问题:“为什么当初声称2000元火化费是殡仪馆收的,实际票据仅610元?中间的差价1390元是怎么回事?”

  店主的态度却很是不屑:“就这点事儿,你还找回来。”在姜女士和家属的持续追问下,店主才承认:“这1390元,就当我的服务费了。这钱我没法退,你爱找哪儿(告)就去找哪儿吧。”

  姜女士觉得,寿衣和殡葬车两项收费也就2000元左右,店主肯定赚了不少。但店主咬定:“没从你这儿赚多少钱,你这都不算个活儿,我从别人身上一档子事能赚1万多元,都没见人家找回来。”

  姜女士和家人很是气恼,却又拿店主没办法。类似姜女士这样的遭遇绝非个例。一些个体殡葬服务商抓住人们“厚葬”和“攀比”的心理,大发横财。

  这一行不指望回头客

  一项火化,再加上寿衣和殡葬用车收费已达4000多元,这还没有计算墓地和骨灰盒的费用,一桩丧事办下来,花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是很平常的事,无怪乎百姓感叹,现在真是“死不起”!

  记者在有“北方殡葬用品第一村”之称的武清区汊沽港镇六道口村调查,在这个村子的中心街道上,有超过200家销售寿衣、骨灰盒的商户,还有知名殡葬用品品牌的全国总代理。浙江东阳、辽宁大连等地的殡葬厂家,也在此建设分厂或生产基地。该村殡葬产品种类繁多,货量充足,成为华北地区殡葬用品的货源地,辐射山东、河北、天津、北京等省市。

  在津永路东端,记者找到了“福瑞祥”的销售商家,询问这个品牌寿衣的价格,商户表示:“100多元、200多元的都有。”记者询问:“‘铺金盖银’,一套得多少钱?”商家说:“得200元。”这家店里还销售骨灰盒,最贵的楠木、檀木骨灰盒每只1000多元,店内销售的30多款骨灰盒,只有三款价格在1000元以上,部分产品价格在300元左右。

  然而,记者在中心城区多家殡葬服务店探查发现,这些店里出售的寿衣、骨灰盒价格普遍较高,寿衣定价都在980元、1980元,骨灰盒的价格多在1980元、2980元,楠木、檀木骨灰盒则要价8000元以上。一名从业者直言:“售价与进价没多大关系,现在市内哪有定价1000元以下的骨灰盒?再说了,哪个家里总死人?赶上一个宰一个,这一行又不指望什么回头客。”

  在六道口村,由于充分竞争和信息透明,产品批发价格被压得很低,生产者和上游从业者几乎没有赚到什么利润。记者在部分门店看到,一些质量不错的寿衣的批发价可以低到65元一套,有的商家表示:“别看65元一套,也能保证该有的都有,我们是走量,靠量赚点薄利。”

  一名村民告诉记者:“这里虽然货品很全,但价格并不高,这一行业的利润主要被大城市、中心城区的商家赚去了。我们在这一行里其实没有多少话语权,处在整个产业链的最底端。”这名村民说:“殡葬用品生产和批发赚不到什么钱,有的人干了几年都转行生产或销售电动自行车了。”

  六道口村的村民也有到中心城区开殡葬用品服务店的,他们采购其他作坊生产的骨灰盒和寿衣,一年赚取的利润比原来在村里搞批发高出几倍。陈瑞贤就是这样的村民,他是这样看殡葬服务行业的:“死人为大,这是‘老例儿’。来买殡葬用品的人哪好意思讨价还价?这个时候最讲孝心了。这点儿心思大家都明白,所以要价绝不含糊。”他认为,相互攀比之风,也是殡葬用品价格虚高的推手,使得这一行业价格与价值严重扭曲。

  公共殡葬服务尚属短板

  除了寿衣、骨灰盒暴利惊人,记者在调查中还了解到,殡葬车收费也严重超出政府定价。在中心城区,殡葬车每趟次多在980元,远超物价部门核定的340元的标准。按照民政部门、公安交管部门的规定,在天津市所有从事运送遗体的殡仪专用车辆,必须是市殡葬事业管理机构核准的,由殡仪馆所有并管理,其他单位和个人不得利用非法运尸车从事运送遗体业务。

  殡仪专用车的主要特征为:车身颜色统一为黑色;车身两侧统一喷涂天津殡葬图标;车辆图标下方统一喷涂编号。车身两侧后方印有服务电话号码,车辆尾部印有“殡仪专用”字样。收费标准为:海狮 340元/趟次;阁瑞斯 680元/趟次。

  据了解,殡葬服务商家帮助叫来的车,绝大多数并不是正规的殡仪车。前述投诉的姜女士也反映,当时殡葬服务商家提供的车,尾部标注有“工程监理”字样,根本不是殡仪专用车。

  在保山道一家殡葬服务店,记者看到,该店运送遗体的车辆就停放在门口,并不是黑色,也没有殡仪车的专用标志。在保山道与红旗路交口附近的一家殡葬服务店,也停放着这种非正规殡仪用车,用以招揽业务。

  3月27日,记者拨打本市殡葬用车服务热线27214444探底,服务人员询问:“您是想3000元办丧事吗?我给你一个400电话吧。”记者依据服务人员的提示,拨打400电话,但长久无人接听。打通第二殡仪馆的电话,工作人员并不愿回答记者的问题,而是让记者自己去街边找带有“国营”字样的殡葬服务店。

  在百度网页上,记者输入天津殡葬用车搜索,显示结果绝大部分是个体殡葬服务商家的联系电话,而不是正规殡仪馆的电话。相关殡葬服务业人士和商家也透露:“政府配给的殡仪车数量并不充足,难以满足市民的需求,因此现在有很多黑车在跑活儿。”市场需求与配套服务存在较大差距。

  天津市民政局工作人员朱金方介绍,近年来本市各级民政部门持续增加资金投入,目前全市正规的殡仪车有130多辆。由于一些城区拆迁等因素,国有殡葬服务网点的数量由25家减少到12家,但是开通了4000084890的热线电话,收费公开透明,并对市民电话预约服务。三大殡仪馆也正在改扩建,以提升殡葬服务设施的接待能力。

  针对部分市民遭遇个体殡葬商家欺诈,朱金方指出,市民在料理丧事时,应通过门店、网络、热线电话等方式查询收费标准。“从我多年的工作经历来看,殡葬热线一直冷清,因为很多市民觉得晦气,不愿询问,导致紧急状态下无所适从,只好偏信和盲从个体殡葬商家。”

  对一些商家出售的寿衣、骨灰盒价格远超政府定价的现象,朱金方表示:“4000084890热线电话提供的是整套服务,收费仅3000元,包括入户服务,简洁的灵堂布置(不包括鲜花、幔帐等),遗体的运送、存放、告别、火化及保障型骨灰盒和寿衣等内容,市民优先选择热线预约。即使选择了个体殡葬服务商的‘一条龙’套餐,也不应盲目攀比。如果大家都理性选择,不法的殡葬服务商家就没有生存空间。”

  天津商业大学经济学教师周炳啸指出:“从供给侧看,政府的公共殡葬服务尚属短板,无论是国有殡葬服务网点的建设,还是热线电话服务人员的配置以及殡仪车的数量等,都远远满足不了需求,应尽快弥补这些短板,不给不法商家留可乘之机。”

  殡葬服务价格虚高,欺诈事主,不开收据和发票,黑车从事遗体运送,这些行为涉嫌违规违法。对此,天津市津瑞律师事务所律师郭春明表示:“一些殡葬服务经营者从事收费业务,应开具发票,否则涉嫌偷逃税款,触犯了税法和发票管理办法;不按规定收费,涉嫌违反价格法,税务和物价部门应予以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