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上饶的殡葬改革,会不会重走失败的老路?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1-31 17:46

  自从上个月巧哥写了《如何看待上饶的殡葬改革?》,20天多来,江西的学者与官员,以及其他阶层的人士与巧哥探讨了上饶的殡葬改革,大多数人认为上饶的殡葬改革是激进的,把五百棺木集中示威,然后销毁,是跃进式的折腾,其行为缺失人性化。

  土葬不仅是一种风俗,更是一种文化,千百年来,人们崇尚落叶归根,入土为安。

  

  江西一大学教授如此说,古代那么多土葬,除帝王将相,有多少留下来?他还说,生的文化计划生育这个管理应是失败的,其实支撑中国人的文化实际上是生老病死,对于死的文化改变,强制的改变,可能对中国文化的冲击是很大的。

  有学者如此质疑,究竟是火葬用盒子埋环保,还是按照传统的土葬环保?他认为土葬更为环保?土葬几十年后化为土,而那盒子或许百年千年也不会消失。

  

  江西山多,政府管的不是“一刀切"的火葬,而是要严格规定不准硬化和钢筋混凝土化。所以说,上饶的殡葬改革没有抓住主要矛盾,也没有抓到改革的实质。在江西到处都可看到硬化,钢筋水泥化的坟墓,这些才是当务之急要改的。

  有基层官员向巧哥诉苦,这种不尊重农民意愿的殡葬改革,压力最大的是乡镇基层干部,上面抓得紧,思想工作不好做。因为殡改政策呈现出的是往下层层加码的趋势。

  有村民说,以前管我们生,现在又管我们死,尽瞎折腾,管生的计划生育,已经说明你们错了,以后还会证明你们这种管死的殡葬改革依然是错的。

  安微安庆的殡葬改革以失败而告终,河南周口的平坟运动同样是已失败而落幕,这两地的失败其根本原因就是激进,可以说,跃进式的“一刀切"运动注定是要失败的。周口轰轰烈烈的平坟运动后,一座座坟墓夷于平地,然后又一座座拔地垒起。

  一位官员忧虑地对巧哥说,当初赣州的"一刀切"宅改拆老房子,出了"明经国“事件,那么“一刀切"的殡改,会不会出现类似事件,谁也难以保证。出了问题挨板子的往往是我们这些基层官员身上。

  

  也有人说,上饶的殡改是为了化解土地危机。当初周口“平坟运动",很多人认为深层的原因在于土地财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涌认为,周口推行平坟复耕“醉翁之意不在墓,而在地",土地征收政策收紧,但地方官员智慧迭出,平坟运动是让死人集中居住,腾出墓地。上饶的殡葬改革,也是以后让死人集中居住。其实上饶不少地方在山区,这些山区也就不存在占耕地的问题,人们担心的问题是火葬与公墓会不会成为一种产业,而死不起。

  由于上饶来了一次集中500多口棺木集中销毁,引起了舆论的强烈关注,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这不仅损害了上饶的形象,而且也伤害了群众的感情。

  

  在外地的上饶籍人士说,哪个家庭没有老人?死后睡进棺材,入土为安是每一个老人的心愿,也是最好的归宿。

  土葬历史悠久,入土为安是华厦民族丧葬的文化传统,这种传统早已成民风民俗,且根深蒂固。祭奠先祖,传承祖训,是千家万户千古不变的家事活动。所以国人一向对坟墓都是十分重视的,这和我们民族的祖先崇拜有关。也就是说,在以祖先崇拜为核心的信仰中,坟墓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环节。“祭祀之道,自生民以来则有之矣。"中国人千百年来都坚信“祖有功,宗有德”,推崇“慎终追远,民德归厚”,对于“死有所葬、入土为安”的强烈渴望,超出了任何其他民族和文化的想象。

  国家也十分重这一风俗,清明节安排一天公休,方便人们祭祖,假如像周口那样,人们去哪里祭祖?

  我们不能忘记,安庆高龄老人"以死明志",他们抱着“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的激烈壮怀,只为能“睡进棺材",入土为安,这是何等的壮烈?何等的人生向往?如果是你的父母,以自杀来实现这一愿望,你心能安宁?

  殡葬要改革,要从真正破坏环境的事先改,比如硬化、钢筋混凝土化才是真正要改的。严格禁止硬化与钢筋混凝土化。

  殡葬改革急不得,要循序惭进,遵从群众自愿的原则,群众不自愿,就不能操之过急。任何强行推行,违背群众意愿的,都是对殡葬改革的歪曲。

  我们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敬畏祖先,敬畏人民群众,是我们共产党人做官的基本素质,任何地方政府出台的规章制度,都不能背离这个宗旨,更不能违背国家宪法和国家法律。上饶的把棺木集中销毁与法与情都不在理。要知道,棺木是私人财产,强制收缴,或低价补偿,都是违法的。 违反了物权法。

  无论是周口的平坟,还是安庆、上饶的殡改,都是漠视人权的行为,客观上迎合了敌对势力对我们的抹黑。如果像安庆不顾老人死活,让老人相继自杀的决策,就是伤天害理的,丧失了做人的良心,也是数典忘祖的行为。

  

  殡葬改革必须要有法律依据,有传统依据,有群众基础,激进冒进,都不可能改革成功,周口与安庆就是例证。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丑恶的事物,都打着高尚、正义的幌子,而加上改革两字,即使是一种恶,也可大张旗鼓地大干一场。对于此,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

  洪巧俊:杂文家、时评家、艺术评论家。是当今在全国写三农时评、杂文最多的人,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主编的《时论中国》称“知名三农研究学者”。曾在新华网、人民网、中国网、光明网、新浪观察、南方都市报、香港文汇报等媒体开设过专栏,已出版著作《生命,千古之谜》《三农情结》《广东艺道》《中国朱泥手拉坯壶第一人章燕明》等7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