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揭露疫情下的殡葬“黑市”乱象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4-05 21:50

  截至4月2日16时,西班牙共确诊110238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10095例死亡,26743例治愈。疫情覆盖西班牙17个自治区和2个海外自治市:马德里32155例、加泰罗尼亚21804例、卡斯蒂利亚-拉曼查7682例、卡斯蒂利亚-莱昂7355例、巴斯克7317例、安达卢西亚6972例、瓦伦西亚6308例、加利西亚4842例、纳瓦拉2682例、阿拉贡2700例、拉里奥哈2083例、埃斯特雷马杜拉1837例、加那利群岛1444例、阿斯图里亚斯1384例、坎塔布里亚1268例、巴利阿里群岛1204例、穆尔西亚1084例、梅利利亚62例、休达55例。

  《先锋报》报道,预计到4月4日至5日,西班牙ICU(重症监护病房)可能会遭受雪崩式的灾难,以致本来就已经很高的死亡人数猛增。连续数周以来,所有自治区一直在全天候工作,以增加ICU病床数量,并为它们提供呼吸机等必要医疗物资。目前,在西班牙总共有4404张ICU病床,而需要ICU的新冠患者却超过5607人。

  全国有四个自治区的ICU已经接近饱和状态,分别是:马德里、加泰罗尼亚、卡斯蒂利亚·拉曼查和卡斯蒂利亚·莱昂。

  具体来说,加泰罗尼亚的ICU病患最多,共1650人,在当地卫生部的努力下,ICU病床增加近三倍:从最初600多增加到1722张。马德里在短短两周内将ICU病床数从641张增至1750张,然而目前已使用1514张。卡斯蒂利亚·拉曼查的ICU病床数从117张增至超过350张,但已使用344张。卡斯蒂利亚·莱昂的ICU病床数从166张增至502张,已使用约400张。

  西班牙各地ICU不堪重负,随之而来的,则是该国不断飙升的新冠死亡人数。

  西班牙国家电视台报道,4月2日,西班牙新增950名新冠死者,达到全球史上单日新冠死亡病例最高值。新冠疫情肆虐让西班牙各方面都受到严重影响,为了有效防控疫情,议会已通过西政府关于延长全国警戒状态至4月11日的申请。

  自瓦伦西亚自治区3月3日宣布出现全西班牙首例新冠死亡病例以来,截止至4月2日16时,当地共有443例新冠死亡病例。而其他自治区也陆续出现新冠死亡病例:马德里4175例、加泰罗尼亚2093例、卡斯蒂利亚-拉曼查854例、卡斯蒂利亚-莱昂723例、巴斯克412例、安达卢西亚343例、阿拉贡200例、埃斯特雷马杜拉181例、纳瓦拉141例、加利西亚130例、拉里奥哈101例、阿斯图里亚斯69例、加那利群岛68例、坎塔布里亚60例、巴利阿里群岛58例、穆尔西亚42例、梅利利亚1例、休达1例。

  在西班牙所有自治区中,马德里和加泰罗尼亚已连续数周位居新冠确诊和死亡病例数量之首。两地总共约5.4万病例,约占西班牙确诊病例总数的49%。

  死亡人数的迅速增长,让西班牙的殡葬行业因承受重压而受到广泛关注。但与此同时,也引起了当地社会对该行业收取高昂服务费用的不满。

  《西班牙人报》报道,“死亡”是一项昂贵业务,在面对它之前,很多人不清楚这要花多少钱:棺材、鲜花、告别仪式、尸体准备......西班牙肆虐的疫情成了某些人的生财工具。对此,许多人提出了批评意见。

  来自Manresa市的音乐家Oriol Barri就是批评者之一,他抗议殡葬公司竟然把疫情当作营业的旺季来经营。Oriol的祖父最近因新冠病毒去世,享年98岁。

  Mémora殡葬公司将尸体转移至Sancho de ávila的殡仪馆。葬礼由死者年过六旬的女儿操办,葬礼过后,她立刻联系了侄子Oriol,吐槽该公司寄来的账单:费用将近4000欧元,其中甚至包括“超现实”的项目。

  首先是特殊棺材。该殡葬公司解释,当死者死于新冠病毒,他们不得不使用“真空包装”小棺材批发的棺材。为此,要收取1500欧元的特殊棺材费。账单中还包括了超过400欧元的告别仪式费,“由于我们所处的特殊情况,这是永远不会举行的仪式。” Oriol解释说。

  对此,Oriol的家人反对相关款项,拒绝全额支付。殡葬公司很快作出回应,提议将价格降低1000欧元,因为他们经过考虑得出结论:使用普通棺材也可以。但问题是,如果他们最初说的是实话,那现在应该不能使用普通棺材。如果他们现在说的是实话,那就是之前说要用特殊棺材是在撒谎。“即使确实有必要对尸体进行特殊处理,他们也已经收到了适用的隔离袋,且为此向我们收取了235欧元。但是一个1500欧元的特别棺材,这是不必要的额外费用。”Oriol说。

  关于高达413欧元的仪式举行费用,殡葬公司向Oriol解释称,这实际上是冷藏室使用费用。对此,Oriol表示:“如果是冷藏室,你只是把尸体摆放在那里,而没有什么仪式。他们还收取‘手续费’,这是在举行正常葬礼时必须收取的费用,(正常葬礼)会整理尸体,但他们不会对我的祖父做任何事情。如果这还不够的话,他们发给我们的账单上说,告别式的举行日期是3月27日早晨,但这个仪式永远不会被举行。”

  “他们在利用民众的不幸。我想会有很多人在遇到这种情况时就接受了,觉得付钱就可以了,因为想省事。但是我们决定抗议,因为这对我们来说似乎并不正常。我真的不了解这个领域。我是一名音乐家,这对我来说也是全新的。但是我们已经确定了一些不容忽视的违规行为。目前,我们尚未支付任何费用。不论是从开始算起的3993欧元,还是最后一次减少1000欧元的账单,都没有支付。我们不知道是否要付款,之后我们将会在消费者协会、商业联合会或者其他任何地方举报......”Oriol迷茫地说道。

  道德绑架:死者亲属被迫接受报价

  严重的是,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关于丧葬服务的投诉一直存在。事实上,在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经营着多个殡仪馆的Mémora公司,收到了许多人的投诉。社交网络上甚至有一个名为“被Mémora影响”的社群,他们抗议该公司涉嫌以这种方法伤害死者亲属的行为,让他们被迫接受高昂的丧葬费用。

  该平台的发言人Rosa解释说:“在加泰罗尼亚各地都有案件。在这样艰难时期,他们拿出了更昂贵的棺材,玩弄着人们的感情。他们会质问您:您的父亲不配得到(更好的)吗?”Rosa的父亲于去年四月份去世。她说:“我们决定在家中进行告别,这是合理的选择,但他们却报复了我们。他们说告别式必须在殡仪馆里做,那才是正常的。”

  Rosa说:“我们支付的总价过高。我们当时只要了讣告、花束和简单的棺材,最终却支付了父亲几乎一年的养老金。Mémora说,因为没有在殡仪馆里举行告别式,所以他们的套餐我们都不能选择。他们向我们收取了并没有被提供的服务费用,价钱还非常夸张。当我们索要一个详细账单时,他们说电脑不允许分别处理各种费用。”

  Rosa抱怨道:“我们选择不了公司,被强制接受其服务。这个领域在1997年就已经市场化公开化了。这门生意非常黑暗,殡葬服务应该变得远比现在透明才对。”

  同样,巴塞罗那妇女Roser的亲人于3月12日丧生,她解释说:“就在所有这些禁令措施开始之前,我家人的死因与新冠病毒无关。奇怪的是,就像Oriol的祖父一样,我已故的亲人也被转移到巴塞罗那的Sancho de ávila殡仪馆。我们说要用最低的费用,不加任何花钱的仪式或任何东西,但他们还是给了我们4000欧元的账单。” 这跟他们向Oriol收取的金额相同。

  她指责说:“他们就是一群乞丐,他们肯定正因为现在的这种情况而摩拳擦掌呢。”除了提到Oriol和Rosa说过的事情,Roser还强调21%的增值税。“也许他们认为这最后一次旅行是在豪华游轮上,还是什么的。”她愤慨地说。

  显然,他们不是唯一抗议新冠疫情下殡葬乱象的人。这也发生在马德里,马德里的电影制片人Pepe Jordana公开谴责了一起与这三例发生在加泰罗尼亚的事件相关的案件。Pepe的母亲于3月8日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享年86岁。殡葬公司向Pepe索要5000欧元的费用,尽管Pepe和家人选择的是最便宜的服务。“这是胡说八道,我们甚至无法在最后时刻陪着家人。”Pepe说。

  因此他在网络平台上发起了一封请愿书,在里面解释称:“政府迫切需要对此事采取行动,规范或干预殡葬公司的服务或价格,这刻不容缓。疫情的受害者不仅有病人,也有死者和死者的亲人们”。的确,有些殡仪馆的风景就像油画一样没有尽头,他们利用全球健康灾难制造了自己的“旅游旺季”。

  《加泰罗尼亚晨报》3月27日报道,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已通过法令,限制在紧急状态期间殡葬服务的最高收费。殡葬公司则表示,由于取消了葬礼和告别仪式,公司已经降低了费用,他们“恳求”政府向他们提供设备,以确保对专业人员的保护。巴塞罗那市议会对收费的提议是2450欧元,这个数字包括所有费用和税金。

  巴塞罗那公墓主席Eloi Badia认为,建立“最高价格”对于避免“目前没有任何意义的商业逻辑”至关重要。在将他的提议上交给议会之后,这位议员还强调说,这2450欧元应该“足够支付与葬礼和火葬有关的所有服务”。

  西班牙国家电视台报道,西卫生部3月29日发布通告称,在警戒状态有效期间,丧葬服务的价格不得高于警报状态生效起始日(2020年3月14日)之前的价格。

  正如消费者事务部在声明中详述的那样,该措施追诉时效自警戒状态开始起,违反该规定将触犯《消费者和用户保护法》。

  从这个意义上讲,无论死者是否死于新冠病毒、需要采取特定措施,殡葬公司必须在提供服务之前,向消费者提供一份预算,其中包括每个项目的(2020年3月14日之前的)价格清单。

  如果消费者已经以较高的价格支付了服务费用,殡葬公司必须退还差额,如果目前无法退款,消费者可以在警戒状态结束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退还相应款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