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园骨灰盒离奇“失踪” 兄妹六人索10万精神抚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1-31 15:43

6月19日上午,一起离奇的骨灰盒失踪索赔案在南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案也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和讨论。

近年来,各地关于骨灰盒被盗的新闻屡见报端,墓园是否要承担骨灰盒被盗的责任也一直存有争议。同时,鉴于骨灰的特殊性质和意义,家属在维权中也遭遇了不少尴尬。

为此,本报特邀法律界专家剖析骨灰盒灭失索赔问题。骨灰盒灭失,墓园是否要担责?骨灰盒灭失的精神损害赔偿又该如何界定?

李家兄妹准备将老母亲去世后的骨灰与11年前去世的父亲一起合墓,岂料合墓撬开时,大家却发现11年前安葬的父亲的骨灰盒不见了

今年2月9日,是李家兄妹为去世母亲安葬的日子。遵照两老遗愿,老母亲去世后的骨灰将与11年前去世的父亲一起葬于南昌青山墓园的合墓中。

当天上午8时,在50多位送葬亲友的见证下,南昌青山墓园的工作人员将合墓撬开。但大家随后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墓穴里空空如也,11年前安葬在此的李老先生的骨灰盒不见了。

李家兄妹无比愤怒,送葬亲友也一片惊慌,大家无法接受亲人骨灰盒失踪这一情况。当场,李家兄妹就以骨灰盒被盗向派出所报警了。

发生这种事情,墓园方却没有任何解释。李先生介绍说,2004年6月16日,家里花13780元在南昌青山墓园安乐苑购买了合葬墓,并一次性缴纳了保管费等其他费用。他们认为,墓园方疏于管理,未尽到妥善看护和保管职责,造成骨灰盒遗失。

由于父亲的骨灰盒丢失,母亲的骨灰盒至今也无法下葬,作为子女身心悲切至极。李家兄妹表示,大家一直与墓园方沟通,但都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说法。

找了几次南昌青山墓园,墓园一直推脱责任,墓园负责人甚至拒不露面。李先生说,最后,墓园方只承认花钱买了墓地,损失的也仅是购置墓地的钱而已,没有考虑到先人骨灰丢失对于后代造成的精神损害。

李先生说,南昌青山墓园收取了墓地费以及管理费等各项费用,就应对墓地进行管理,对骨灰负有妥善保管义务

据李先生介绍,南昌青山墓园为江西浪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设分支机构,非独立法人,

因此,由江西浪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承担民事责任。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南昌青山墓园所有发票收据均是盖着南昌市殡葬管理处业务专用章。

虽然如今墓园由江西浪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经营,但两家单位曾经是联营合作关系,他们之间的联营和拆伙并不影响我们追责。因此,李家六兄妹将江西浪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南昌市殡葬管理处同时列为被告,要求两家单位共同承担责任。

李先生说,南昌青山墓园收取了墓地费以及管理费等各项费用,就应对墓地进行管理,对骨灰负有妥善保管义务。

与此同时,李家兄妹认为,骨灰是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殊祭拜物品,由于墓园方过错,致使家人失去了哀思和悼念祭拜之特定对象,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精神痛苦。

因此,李家兄妹六人的诉讼请求就是江西浪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和南昌市殡葬管理处在媒体上书面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抚慰金10万元。

双方争议较大的问题之一就是骨灰盒的灭失,南昌青山墓园是否要担责?另外,关于骨灰盒灭失的原因不明,责任承担问题也一度引发争论。关于骨灰盒灭失的精神损害赔偿问题也是争议焦点

6月19日上午,这起离奇的骨灰盒失踪索赔案在南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在庭审过程中,双方争议较大的问题之一就是骨灰盒的灭失,南昌青山墓园是否要担责?

原告律师认为,原告花高价购买了墓地,并支付了管理费,被告方即负有对原告方墓地进行妥善维护和管理的合同义务。在管理、维护义务当中,当然包含了保管义务。

在法庭上,江西浪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否认收取公墓管理费一事,并强调墓园在日常安保方面也尽到了责任,每日都有保安巡逻。

对此,原告律师认为,原告方购买墓穴、缴纳管理费的时间是2004年6月,在两被告的合作期间内。两被告内部联营合作关系后来解除,不能对抗第三人。因此,本案的民事责任应由两被告共同承担。

被告方律师表示,目前,骨灰盒被盗一案,警方还未破案。墓园方的观点认为,侵权者应该是盗墓者,而非墓园。

案件至今未破,是否被盗还不能下结论,但灭失已成事实,这是墓园方不作为造成的。墓园不作为的行为已构成侵权。原告律师认为,不管骨灰盒是否被盗,都不影响被告方对原告方应承担的侵权赔偿责任。如果是被盗,应追究盗墓贼的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但与本案的民事索赔案件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案件,不影响本案的处理。

关于骨灰盒灭失的精神损害赔偿问题也是争议焦点。原告方提出的10万元的精神损害赔偿方案,被告方律师也无法认可。

鉴于骨灰的特殊性质和意义,家属在维权中也遭遇了不少尴尬。针对庭审中的焦点问题,本报特邀法律界专家剖析骨灰盒灭失索赔问题。

彭丁带:花高价购买了墓地,且支付了管理费,实质上已与墓园建立了保管合同关系。墓园应基于保管合同,履行其保管义务。根据《合同法》第三百七十四条保管期间,因保管人保管不善造成保管物毁损、灭失的,保管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肖文军:双方形成了保管合同关系,在合同有效期内,墓园方面负有涉案墓地的维护及看护之责,骨灰盒灭失,墓园经营者应该承担责任。

朱巍:墓园管理者收取了使用和管理费用,当然要承担管理义务。墓园责任属于违约责任形态,不管管理者在履约过程中是否具有过错,除非能证明违约是由不可抗力引起的,都要承担违约责任。当然,如果事后发现确由盗墓人所致,墓园管理者在承担责任后,可依法向盗墓者追偿损失。

李亚兵:墓园作为保管人未尽妥善保管职责涉嫌违约,而其行为满足侵权责任构成要件,故产生责任竞合问题。鉴于本件涉诉合同既存,权利义务明晰,故以违约为由追究墓园责任,可以减少举证压力。但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条限定 侵权为由,故以侵权行为追究墓园责任,才能诉请精神损害赔偿。

肖文军:侵权责任属于过错原则,须证明墓园存在过错行为,而且过错行为具有违法性,并且过错行为与骨灰盒灭失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如果墓园在安保方面存在明显过错,或者盗墓者在进行盗墓行为时未制止,放任违法行为的发生,那么墓园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在无证据证明墓园存有明显过错的情况下,家属应该追究墓园违约责任,而非侵权责任。

李春华:骨灰盒灭失索赔属于违约与侵权竞合的情况,家属可以根据自身利益最大化原则择其一主张。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追究墓园方面的侵权责任相对更为有利。

彭丁带:对于侵权者应该是盗墓者而非墓园的观点并不能认同,实际上,侵权者为墓园和盗墓者共同造成了家属的损失。墓园保管不当,以及盗墓者的盗墓行为直接导致了骨灰盒的丢失。因此墓园和盗墓者为共同侵权人。在目前骨灰盒丢失的真正原因还没找出的情况下,家属只能追究其合同相对方以及侵权人,也就是墓园的责任。

李春华:骨灰应该被视为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品,因此骨灰盒灭失的精神损害赔偿属于侵害人格权的精神损害赔偿。至于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一般而言,应该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具体侵权情节、侵权后果、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与经济能力、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来确定。另外,受害人对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其过错程度减轻或者免除侵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李亚兵:鉴于骨灰既是人格化财产又是财产人格化,因此精神损害赔偿数额的确定不应以侵权者为出发点,而应以考量受害人的追慕哀思先祖之情被侵害为出发点,计算精神损害赔偿数额。

朱巍:目前我国现有对精神损害赔偿的规定,将具有纪念意义的物排除在精神损害赔偿之外,这种做法是一种倒退。根据现有研究成果和立法趋势,未来民法典制定中,精神损害赔偿这一块,必然会回归到原来司法解释的规定上。不远的未来,骨灰、遗体、宠物、遗照等具有精神价值和纪念意义的物,当事人是可以主张精神损害赔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