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葬?唱丧?名字low?这部“网大”比你想象的好太多!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7-04 16:18

网络大电影,简称为“网大”,所谓网络大电影就是指主要选择在互联网上发行的电影,又称为“微电影+”。一提起网络大电影,我们脑海里第一反应是“雷人”、“狗血”、“博眼球”、“烂片”、“不值得看”等等,几乎全是贬义词,打开海报,大部分人想起的是这样的——

是的,我们今天要说的,便是这部被名字耽误了的好电影——《哀乐女子天团》,这是一部拿到了龙标的富有创意的电影。

提到殡葬、哀乐,我们往往会感到恐惧,第一反应应该会是想要逃离这些象征着离别与死亡的词汇。然而恰恰相反的是,《哀乐女子天团》将殡葬与女子乐团联系在一起,将唱丧与亮丽的青春结合在一起,成为了一部别具风格的国产青春片。

剧中山山三位怀揣乐队梦想的少女,因为不愿屈服于大环境流行的甜美风格,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屡屡碰壁。为了生存,她们无意中接触到了“出入往生殡葬公司”的何老板,并在何老板的“哄骗”下开始了自己作为唱丧歌手的第一次表演。

得知工作是唱丧歌手的三位少女并不想从事这份工作,但是迫于违约金和生存的压力,她们只能忍气吞声地留下。由于三位姑娘心中的傲气,她们一开始并不能接受这份工作,导致这三位姑娘和公司中其他两个演唱哀乐的女孩关系紧张。

在一个摇滚歌手的葬礼上,五个人因为不对付而搞砸了那场表演,参加葬礼的逝者朋友为了挽救局面,亲自上场演唱了一首歌曲。(此为剧中的一个大彩蛋:上场唱歌的朋友是由原黑豹乐队主唱秦勇出演的。)

这场葬礼过后,何老板对这些女孩子很是失望,他说:“你们连给死人唱歌都唱不好,还怎么做偶像!”最终解雇了她们。

不过,刘翠、春花两个人因为何老板的恩情选择继续留在了“出入往生公司”里,而另外三个姑娘也因为想珍惜仅有的舞台回到了公司,自此,这五个女孩冰释前嫌,开始从心底接纳并认真对待唱丧这份工作,这也充分体现了现实与梦想的妥协。

在共同合作了几个葬礼舞台之后,有一家音乐公司看中了山山等三位女孩的潜力,想要签她们为艺人,三位姑娘纠结不定,何老板认为签约能让女孩们有更好的发展,让三位女孩离开了公司。

由于新公司制作人对唱丧歌手这个工作十分鄙夷,禁止女孩们提起这段经历,也导致女孩们错过了好朋友“方叔”的葬礼。

影片的最后,是山山等三位女孩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最终站在了舞台表演者自己热爱的音乐。她们也在一次表演中,向粉丝坦白了曾经做过唱丧歌手的经历,并在舞台上和好友“方叔”用音乐的方式进行了最后的告别。

除去有创意的故事梗概,影片中的一些小细节也是诚意满满——开篇三个女孩见到纸钱飘在空中的兴奋给影片增添了一种梦幻的色彩;故事里离世的“同志”角色,也体现了影片认同多元化的观点;与现实连接紧密的“喃摩”“对棚”则使影片更加真实。

喃摩:喃摩,一种民间习俗,以唱经为主要形式,通过锣鼓、钹、唢呐、职业套装等一系列道具来展开活动。对棚:东北人在办理葬礼时喜欢雇上一班子喇叭匠,这样雇两邦喇叭匠的葬礼就叫对棚。

影片中也有对如今殡葬业乱象的讽刺与抨击,如病人还未去世,殡葬公司的人就开始推销公司的各项服务,丝毫不顾病人亲属的心情。

这部影片既能让人捧腹大笑,也能让人黯然落泪,它淡化了时代、地域、阶级等内容,借助殡葬这个元素,真实纯粹地认真说梦想。殡葬既提供了喜剧元素,也提供了影片的对抗力,使影片更好地展现出了什么是以丧的姿态乐观生活。

《哀乐女子天团》用一种温情的方式带来了殡葬和唱丧这样令人回避的话题,正如影片中何老板所说:“葬礼上的音乐演出是对生命的歌颂,是最大限度地让死者家属感到宽慰。”

作为一部网络大电影,《哀乐女子天团》已经交了一份优秀的答卷,即使在情节设置和人物塑造上还存在着缺点,但它依然值得我们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