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的丧葬风俗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8-04 15:09

  厦门丧葬风俗有移厅、初丧、入殓、停柩、出山、入土、守孝、祭祀、拾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厦门丧葬习俗中的封建迷信成份大部分去除。随着提倡科学,破旧立新,人们思想觉悟日益提高。加之普遍实行火葬,已无棺材,因而入殓、停柩、入土、拾骨等仪式也不复存在。遗像代替木主,丧事从繁到简,丧礼中,至亲还有送轴,一般以花圈或钱代替。丧家在报上刊登讣告,殡仪馆设有大、中、小灵堂,供丧家举行告别仪式,开追悼会。尸体则由火葬场焚化。

  一、移厅

  移厅,也称“搬铺”。家中亲人病危,要开始准备丧事,俗称“后事”。50岁以上的老人或父母,就要移榻祖公厅(正厅)边,正厅、正寝是一家最神圣的地方,也是一种礼遇,俗称“寿终正寝”。用两板凳和3块(也有4块)床板或门板搭起“水床”,也称“过身床”。搬铺后未断气之前,家属不能当面痛哭,病危者也知时日已到,开始交待后事,留遗嘱并希望子孙都能到齐,围在身边为其“送终”。

  搬铺时,如病危者还有长辈在世,一般不搬进正厅,只能搬到偏房(袖房)中去。在病危者断气之前,为其穿上寿衣,寿衣有3、5、7件不等,一般5、7件为多。穿时,要先反穿在孝男或其他亲人身上,一件件反穿,然后全部剥下,一次性正穿在病危者身上。

  厦门风俗,死者在外属于非善终者,如溺水而死,野外吊死或车马横祸而死,则死尸不能抬入大厅停放,只能放于檐下或柴草间,或在外另搭丧棚,丧事一般从简。二、初丧

  病危者断气死亡,也称“过身”开始,进入初丧。届时要设灵堂、报丧。灵堂设在正厅,又称“孝堂”,也有专搭棚子于庭旁,称“灵棚”。灵堂设在正厅要先“净厅”,即把天公炉、烛台、神像、祖先牌位、红对联、大镜等原有喜庆装饰取下(有在搬铺时已作安排),挂上孝帘(白色帏幕)。

  死者用白布蒙面,尸身盖上天地被,也有用原盖被单掀上蒙面。死者脚后供米饭一碗,上插筷子单支,鸭蛋一粒,俗称“脚尾饭”,点上油灯一盏或白蜡烛一支(俗称“长明灯”),并不断烧香和烧纸钱(冥钱)。在门前摆放供桌,桌正中供起纸做的临时牌位(魂帛)或事先准备的遗像。两旁有“桌头娴”一对,不断地点燃白色蜡烛和线香,来探铺者必先拜后入内抚慰丧家。孝男孝女及媳妇、孙子都得换上麻衣孝服,鞋头罩麻,俗称“披麻戴孝”。举家大小围于死者身边嚎哭,俗称“发丧”。此时拆去大门原有红纸门联,用白色长条纸斜贴,如双亲已故就贴交叉的白纸,以示“失双头”,或在大门上挂一块白布叫“挂孝”,也是示丧。大门外边,摆上一顶半人多高纸糊的轿子,俗称“过山轿”。轿前后立有纸做的“轿夫”,旁边放着插有线香的“碗糕粿”(小碗发粿)给“轿夫”作点心。还要折几串纸元宝(银仔纸)给“轿夫”挂上,作为“工钱”。摆出“过山轿”是丧家最显著的标志,又可看出死者的性别和辈分。男性的“过山轿”为绿色红顶;女性的白色红顶。轿上还标有几代辈分,让人一目了然。

  此外,要派人分头去告诉亲朋好友称“报丧”。有的由孝子孝孙亲自向亲朋报丧,因穿戴孝服,不进人家,只在门外告知而已。被报亲戚,需给来者一杯清水或汤茶漱口,以添“彩气”。有的因孝服在身,不便到人家报丧,便在门首贴“丧报”(又称“报丧帖”)。有的在纸上直书“恕报不周”、“恕不遍讣”4个大字,用表示歉意的文字,来达到报丧的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丧报称为讣告。

  亲友闻讯送“奠仪”,作为祭奠有冥纸、挽轴(毯、布之类)或现金,丧家答以毛巾或手帕和红丝线及几粒糖果。三、入殓

  入殓,也称收殓,分小殓和大殓。小殓就是给死者穿衣,先要“乞水”净身。“乞水”时,孝男领先,手捧一只“请水钵”(陶罐)或提一只小木桶,钵或桶中放块白布、12枚铜钱(后用硬币代替),孝妇随后,按亲疏列队至附近的溪边、河边、池边或古井边,半跪投钱水中,口念“向土地公买水”后,用钵或桶舀起水,一路嚎哭而归。

  到家后,在卧室门内,用白布蘸水擦洗死者的脸、手、足为死者整容。再替死者穿上寿衣后搬入正厅。从“乞水”净身到给死者换上寿衣也称“张穿”,即给死者穿上“张老衫仔裤”。民间认为用这种“长流水”的沐浴洁身方法,可使死者投生乐土。大殓就是把尸体放入棺内,也称“入殓”、“入棺”,俗称“入大厝”。大厝就是棺材,雅称寿板。

  厦门迎接棺材的仪式称“接板”。丧眷披麻戴孝,列队跪伏门边迎接寿板,寿板由一队人马吹吹打打抬来。丧家先烧银纸(冥钱),并将白米一包,干柴两把放在棺材上,才抬入家门,寓载柴米归来的富足之意。此外还有“乞火灰”的习俗,丧眷要向3家不同姓的邻居乞讨“火灰”,然后把“火灰”放入棺内铺底用。

  入殓前,举行“辞生”的祭祀,用12碗菜肴供祭死者,荤素各6碗,若死者是虔诚的佛教徒,则12碗全素菜。祭时要由“好命人”或请师公(道士)逐一拿起每一碗菜,用筷子夹起菜肴,做出喂食样子,口中说着好话,将12碗菜一一敬献给死者。有请和尚诵“往生咒”经,俗称念“铺前经”。

  入殓要择吉利时辰,死者为女性,一般要有娘家亲人在场,生肖与死者相克者回避。入殓时,遗体进棺材,俗称“入大厝”,是死者迁新居的吉事,故棺盖打开时,丧眷不能哭。遗体入棺前要举行“放手尾钱”的仪式。此仪式一般与“辞生”祭祀合在一起。即当12碗菜供奉给死者后,将死者身上余钱(有的是生前自己存放,有的是家眷在老人临终时先塞在其身上),取出按房份分给,俗称“分手尾钱”,算是死者给子孙留下钱财,“好命人”或师公口中念道:“放手尾钱,子孙富贵万万年。”

  入殓前,先用呈文纸或黄纤纸糊棺内四壁,铺上“地被”,死者除穿寿衣,还戴珠宝首饰。入殓时,一般是长子抱尸头,其余子女4人或6人抬尸体,平放棺内,盖上“天被”(俗称盖“天地被”,也称“大被”)。尸体两侧还分置死者先前所爱之物和生活用品及其他陪葬品,多寡因家境和地位不同有别。富裕者常有金银珠宝玉器。

  盖棺之时,丧眷跪拜痛哭,最后告别遗容。盖棺之后,备礼祭奠,俗称“祭棺”。由亲家门方先拜,后孝男孝女、亲属等按辈分依次跪拜。祭毕封钉,棺材四角各已安上角钉,先由舅父拿封红纸、斧头,先敲一下后,由土公(也称土工,专门从事丧葬的人)钉牢,边钉边唱道:“一钉东方甲乙木,子孙代代有福禄;二钉南方丙丁火,子孙代代发家伙(发财);……”。最后留一根松的,由孝男或孝孙用牙齿把钉咬拔起吐入斗里,斗中放有木主、五谷、铜钱、棒香等。也有把最后一根敲钉入一半多,留钉头在外,土工高唱一声:“出钉”(意在“出丁”,子孙兴旺)。有的则简化为直接由土工敲钉封棺。

  殓毕,孝男孝女将死者生前所用药罐、碗筷、旧席褥草、身穿衣物、杯盆器皿等用品,送至郊外或附近偏僻处焚烧,俗称“送草”,也叫“送脚尾”。门外的“过山轿”也要火化。厦门还有“敲棺材头”和“跳过棺”的丧俗。“敲棺材头”,即死者尚有父母健在,入殓后父母手持木棒敲打棺材头,以示父母对其未能尽养老送终孝道的谴责。“跳过棺”,即妻子先死,丈夫准备再娶,要身背包袱,手持雨伞,从棺上跳过。意在打起背包雨伞出外谋生,重山隔水永难相见;也有认为是离散两断,今后续弦,别来纠缠之意。四、停柩

  厦门民间虽有当天入殓当天出山(出殡)习俗,但一般都停柩守灵3~7天,也有停柩到“三七”后再择吉日下葬。大多数停柩于家里厅中,孝男孝女日夜守灵。还有亲戚作伴守灵(坐冥)。守灵结束,师公以桃枝蘸清水洒厅屋,以驱凶避邪。过去,厦门常有搁棺几个月几年不葬,甚至停柩数十年而难以安葬之事。旧志载:“厦岛人贫者十日半月即葬,房屋窄小故也。富者……,往往停柩不葬。”停柩时间长的,有移棺于宗族祠堂或公用厅堂或借厝安放。而且要定期请匠人对棺木加以油漆。

  五、出殡

  出殡,亦称“出葬”,俗称“出山”,就是把灵柩送到安葬的地点。出山之日,丧家亲属披麻戴孝,穿着丧服,丧服依古礼分为五服: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5种,分别用粗细生熟不同的麻布制成,根据亲疏远近相应穿戴。一般的亲友以白布条围戴左臂(后也有用白手帕、白纸花、小鲜花戴在胸前)。临近“出山”的时候,孝妇孝女等丧家妇女手抚棺木痛哭,孝男孝孙也跪伏于棺侧痛哭,叫“哭棺材头”。棺夫把灵柩扛出宅外,俗称“转柩”。接着举行“起柴头”的祭仪,也称“启灵”,即送棺出葬之祭。接下来钉棺盖(俗称“封钉”),丧家子孙依序排成长队,在司仪前导下,绕棺3周,称“旋棺”。然后进行“绞棺”,用粗绳把棺材缚于“独龙杠”(粗长的木杠)之上。木杠两端又横小杠,抬杠的棺夫有8人、16人、32人几种,再盖上棺罩,也称“绞龙”。棺罩上部是彩扎的宫殿和古装人物,下部垂下绣帘,罩住棺木。

  棺罩的顶上有吉祥物,男性用麒麟,女性用凤凰,都是栩栩如生的厦门工艺彩扎。此时,丧眷跪地哭挽,师公作祭,送葬亲友对棺行礼。开路鼓乐吹响,出山仪式开始,出葬行列常以“开路神”(用纸糊制的高一丈多、面目威武狰狞的神像)为先导,后用“草龙”(稻草束),燃火冒烟(多用香炉燃香代替),再次是横匾,用黑色或蓝色布条,上写“×××出殡仪式”,用两根竹竿撑着。在前导下还有一对大白灯,灯上按死者的儿孙代数写上“×代大父”或“×代大母”(常虚增一代)。如系五代则大白灯上加红布半罩。大白灯一般由外甥挑着,并一路撒下纸钱,是给野鬼的过路钱。然后依次是香亭(焚香点烛)、像亭(供死者遗像或木主)、挽轴、乡音民乐、彩旗、送葬亲友、师公,最后是灵柩。灵柩棺尾系结执绋,由孝眷边走边拉,俗称“拔麻尾”,有挽留死者之意。有的是孝男、孝孙手执丧仗(俗称哭丧棒)扶棺恸哭。孝妇依亲疏辈分列队跟随在后。如富裕的大户,子孙众多的丧家,丧属走在灵柩的前面,攀拉着由“独龙杠”上的龙头引出来的两条白布而行,俗称“拔龙须”。

  孝主(也称丧主,一般是长子)手执“兔仔尾”走在中间,“龙须”的两端(称龙目)由女婿或孙婿或侄婿拉着。灵柩后面是民乐队,俗称“棺后吹”。“出山”队伍走过热闹市街后,孝男要跪在路旁向送葬亲友叩头拜谢,请到此止步,俗称“谢步”。亲友在路上设奠致祭者,曰“排路祭”。也有游民以排路祭赚丧家赏钱者。六、入土

  入土,也称下葬。“谢步”后,加快前进速度,灵柩要在太阳下山前入土。灵柩抵达墓地,墓穴事先挖好,棺木落圹时孝主要取墓土一撮,等回家后放入灵前炉内供插香之用,也是引灵风俗。

  入葬后,要以五牲或三牲祭拜墓旁的“后土”(土地公),并举行“点主”仪式,孝主身背木主(神主牌),向着太阳的方向跪下,由点主官(德高望重者或风水先生)用朱笔和墨笔,在木主上的“王”字上先点红点再复黑点,使“王”字成为“主”字,俗称“成主”。自此,木主也成了有死者灵魂的神主牌,日后可长期奉祭。在“点主”之前还有“题主”之俗,“题主”亦称“求主”、“写木主”。即葬之日或之前,丧家请本族或有名望的人,为木主(神主牌)题主。一般是在木主正面写衔名、谥号,背面写其简历、生卒时间、子女和配偶的姓名,以及安葬的地址方位。

  木主正面的“主”字暂写为“王”字,待日后举行点主仪式时补上一点,也有在题主仪式上一并完成。一般都是先“题主”后“点主”。“点主”也有点在遗像上的。神主牌或遗像由孝男捧回家,称为“返主”。“返主”一般不走原路,在过桥拐弯时要招呼死者,请神灵跟着归家。丧家妇女要在户外路口哭迎木主。神主请回后,安放在正厅临时的灵桌上,供上祭品,点燃香烛,丧眷跪拜,称安灵仪式。至此“出山”、“入土”礼仪全部结束,接着宴请亲友。最后一道菜必是“红糟肉”(猪肉红酒糟),参加葬礼的人都以吃“红糟肉”为吉利。

  七、守孝

  守孝,古称“居丧”,俗称“带孝”。有穿丧服的,也有身上佩戴“孝布”的。居丧戴孝时间长短不一,从几个月到3年,有做完七七四十九天脱孝的,也有到“百日”或“对年”后脱孝;还有服孝3年,丧期满后才脱孝。八、祭祀

  对死者的祭祀从敬“脚尾饭”开始,在丧葬过程中的许多礼仪,都是对死者的祭祀。死后每7天的祭祀称为“做旬”,也叫“做七”。厦门多数做到“七旬”。一、三、五、七为大旬,二、四、六为小旬。头旬及七旬由子主祭,俗称“孝男旬”;三旬由出嫁的女儿主祭,俗称“查某仔旬”;五旬由已嫁孙女主祭,俗称“查某孙旬”;其他旬只作一般祭祀。

  大旬比较隆重,尤其是“尾旬”,祭品丰盛。做“尾旬”时往往要烧“灵厝”,即将纸做的灵厝焚化,给死者的灵魂居住。厦门多数在“做旬”的三旬、五旬、七旬时“做功德”,一般放在五旬,也有放到百日、对年(周年)时才做。“做功德”即为死者歌功诵德,以表子孙思念感恩之情,祝愿死者能早日升天转世。“做功德”时间不等,有一天一夜,也有三天三夜,还有七天七夜。一般在丧家中堂布置功德场,挂起绿白两色的垂直对联,内容是对死者的吊唁。做功德常在“五七”结合做“道场”。做功德道场也要烧“灵厝”。“灵厝”请糊纸店专制,规模大的在广场搭起楼房庭院式的竹架纸糊灵厝,厅堂匾额高悬,死者纸像端坐其中,两旁仆役伺候,卧室内有各种家具摆件,厝外有路桥和车船马轿,有街市店铺,行人景物,最后付诸一炬。未到“对年”的正月初三,丧家要祭亡灵并为死者“烧新床”(用竹纸扎成的床),让死者在阴间睡新床。

  九、拾骨

  拾骨,又称“拾骸”,俗称“拾骨头”。“拾骨头”一般在死者葬后3年或5年、7年的清明节前后10天内,也有另择吉日吉时。届时,死者亲属请土工掘坟开棺,将尸骨捡出整理曝晒,用红丝线按人体骨骼的衔接贯穿,放入特制的腰鼓形陶瓮,谓之骸罐,俗称“夙金瓮”。也有将骸骨贮小棺中,谓之“金棺”,也称“骸棺”,再迁葬于新穴或合葬在他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