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问:我是不是该准备两个骨灰盒,一个大的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5-20 23:56

 

“今年春节不放假,我不回去了,你和儿子多保重。”我叫谭爱女,这是2020年1月6日丈夫给我打电话时说的话。我知道丈夫是为了孩子故意这样说的,他是怕来回跑花钱,更怕没有钱给孩子看病。现在春节过不过对于我们这个家来说不重要,有没有钱给孩子看病才是最重要的。我懂他的心,春节加班费高,他是想多挣些钱给儿子看病。图为我和儿子在一起

 

 

我和丈夫谭志勇家住湖南省茶陵县,我们是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全靠丈夫每个月打工的三千多块钱维持生活。2015年孩子奶奶患了肾衰竭,长期的治疗让整个家庭负债累累。我和丈夫先后生育了两个孩子,大女儿今年11岁,患病的是我6岁的小儿子谭金奇。如今为了给儿子看病,家庭经济彻底崩溃,身边的亲人朋友都躲着我们一家人,怕我们借钱还不起。图为我6岁的儿子谭金奇

 

 

儿子谭金奇是在2019年8月底,出现的头晕胸闷,全身布满红点。在当地茶陵县人民医院检查不出结果,随后转院到湖南省儿童医院。经过骨穿刺、腰穿刺等一系列检查跟化验,被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闻此噩耗,我和丈夫坐地痛哭,痛责自己没有照顾好孩子。图为我儿子的诊断证明

 

 

为了救孩子,60多岁的孩子奶奶拒绝吃药,要省下钱来留给孙子看病。我丈夫谭志勇坚决不同意,却被老母亲痛斥一顿说:“你不要管我,我一把年纪不怕死,一定要把我孙子救回来。”母亲的话让丈夫内心无比痛苦,身为家庭顶梁柱的他从没这般绝望过,他看着我说:“我是不是该准备两个骨灰盒,一个大的,一个小的?”说到这里,哭了起来。图为10月份丈夫回来探望我和儿子的照片

 

 

在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卖了后,儿子开始做起了化疗。三个月后,因为治疗及时,孩子的病情有明显好转。主治医生告诉我:“后面还需要一至两年的化疗,如果不积极治疗,孩子的病情随时都会恶化,前面的努力就全白费了。”听了医生的话,为了省钱,我啃了三个月馒头,但是现在还是连儿子吃的药都支付不起了。图为我陪着孩子做检查

 

 

为了挣钱给儿子看病,丈夫去了广东的工厂打工,我也把孩子托付给病友,在医院门口超市找了一份收银的工作。所有的累和苦我都能忍受,让我欣慰的是,年仅6岁的儿子特别懂事,有一次还安慰我说:“妈妈别哭了,我不在了,还有姐姐陪着你们。”听到儿子的话, 我感到心里刀绞一般地痛。图为我在超市上班

 

 

2019年12月2日,在医生的建议下,我带着孩子出院回到出租屋疗养。可是没想到刚出院5天,孩子就突发呕吐、高烧,送到医院时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当天孩子就又一次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病情恶化得如此严重,让医生也没有想到,在重症监护室住了15天后才转到了普通病房。图为儿子在参加医院组织的万圣节活动

 

 

虽然儿子的病情暂时得到了控制,可是医生却告诉我:“孩子的病情已经进入急变期,需要尽快考虑做骨髓移植手术,否则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但是需要准备60万的费用。”医生的话让我感觉像是掉进了冰窟,在和丈夫通了电话后,一个人跑到楼梯间里哭了起来。此刻我真的很悔恨,恨自己不该要这个孩子,可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只能咬紧牙关来坚强面对。图为我带儿子去接受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