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民族文化评:“骨灰盒小区”背后的争议与现实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9-29 23:55

  电影《疯狂的赛车》中,有一个经典的“名场面”:扮演墓地推销员的徐峥向黄渤饰演的“客户”推销高档墓地,将它形容为“高尚社区、上风上水、地下CBD、人生后花园”。现在,“社区式墓地”在现实中真的出现了。

  据财经网消息,随着天津市殡葬改革的推行,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陵园单独买一处房间来做自家祠堂,而不是将自家骨灰盒与其他家骨灰盒混放在公益性祠堂。滨海新区一家以“楼房式祠堂”为招牌的骨灰堂一期开售时一度遇冷,但6年间价格一路疯涨,均价从3000一平涨到7000一平。

  视频显示,“骨灰盒小区”从外观上看,除了窗户都是黑色的,与普通居民小区的楼房无异。虽然该“小区”对外出售已有数年,但这样的场景一经曝光,立即引发关注成为热搜,并不出意外地遭遇调侃:有的人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有的人却已经在购买死后的房子;活着工作在格子间,死后住在小楼房……

  从形态看,这样的墓地形式,的确大大冲击了人们对于传统殡葬模式的想象。不过,它的兴起确实有一定客观原因。一个直接触发因素,是当地推行殡葬改革,以及大量的土坟因为拆迁需要重新迁址,于是陵园方面“脑洞大开”,将原来的公益性骨灰堂改建成“楼房式祠堂”,以满足本地的殡葬需求。此后,便陆续吸引了不少受高价墓地困扰的外地“客户”。

  这种以家族为单位的“祠堂”存放骨灰盒,体现了集约化优势,或更节约土地。像目前该小区据称已“入住”3000多家族,骨灰盒接近十万个。如此高的密度是传统的公益性祠堂和陵园无法比拟的。从性价比看,虽然一间“祠堂”的价格从十多万到数十万不等,但与一二线城市的高价墓地相比,以及“买一间,可服务于整个家族”的特点,它同样称得上是“划算”。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或在于,它确实契合了部分国人对于“住在一起”的某种执念。甚至数年前,多部委联合发文鼓励家庭成员合葬,居然在一定程度上以这种方式实现了。

  不过,从网友的反应来看,它的争议同样不小。如根据相关文件,此处墓地在性质上属于公益性骨灰堂,并无买卖资格。而为了规避公益性墓地无法经营的轨道,陵园将墓地合同条款从售卖改为长期租赁,这会不会带来后续的“产权”之争,不是没有可能;另外,“社区式墓地”对周边土地开发和居民生活的影响仍有待评估;而更多人担心,如果这一模式推广开来,是否会引发新的“炒楼”现象?等等,这类争议或是质疑,并非完全是杞人忧天。

  “骨灰盒小区”能不能成为一种新的殡葬形态,没有人能够打包票。但从“安放骨灰盒”的种种“创新”中,我们确实需要读懂,在这样一个快速变动的时代中,社会对于“死亡”的严肃态度和某种仪式感的挂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