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殡葬潜规则投诉举报莫隐忍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1-31 15:46

一条龙打包屡禁不止、殡葬服务十倍暴利已成行规、墓地利润超地产……被称为白色暴利的殡葬业,究竟有着多少玄机?百姓面对殡葬事项又该如何选择?

逝者体温尚存,消息灵通的殡葬一条龙经营者已经上门来谈生意了,这是不少操办过丧事的居民的实际感受。

然而,看似贴心的一条龙服务提供的打包报价其实比单独购买贵上少则数千元,多则数万元。一位从业多年的殡葬代理行业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对于殡葬行业而言,丧家的信息源十分重要。正规的信息源包括进入医院太平间的殡葬服务公司、殡葬代理专员等,“灰色”的信息源则包括医院护工、120随车人员等,在业内,这些“灰色”信息源更为重要和稀缺,信息费高的能过千,这笔高昂的信息费最终被转嫁到一条龙服务的报价里。

除了一条龙服务价格虚高,不同殡葬店单个产品的价格也是差别巨大。同一款式寿衣,不同店家报价相差3000元,销售价格可以达到出厂价的10倍到20倍。因此,丧者家属在选择殡葬业务时不要过于着急购买,尽量做到价比三家。

同样价格高昂,占据殡葬支出最大头的当属墓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些墓园开发企业早年就在大城市周边大量囤地。随着过去十几年间土地价格暴涨,一些早年成功囤地的企业墓园成本中的土地成本已经非常低。居高不下的墓地价格为“坟地产”利润撑起了惊人的空间。以上海福寿园青浦园为例,1平方米不到的平板墓地价格达到7万元至8万元,每平方单价是区内新开楼盘价格的数倍之多。

调查显示,在北京,即使到通州、昌平等远郊区,普通的成品墓市场最低价也基本维持在3万元左右,隔着一条潮白河的北京墓地是临近河北墓地的3倍,一些市民不得不接受“活在北京、葬在河北”,选择到河北等地买墓,由此形成了一条“环北京公墓带”。

民政部101研究所近日发布的殡葬绿皮书指出,北京市区居民中等殡葬消费的公墓消费占整个殡葬消费的87.5%,92%的北京市区消费者认为公墓消费过高。

服务亏本骨灰盒补,管理亏本墓地补,殡葬行业其实还有不少远低于成本的廉价服务。为了弥补亏损,一些机构不得不采取产品涨价补贴服务的方式,类似于以骨灰盒养火化。

上海市殡葬协会会长王宏阶说,全国两千多家殡仪馆,通过服务实现盈利的只有3%至5%,这使得很多殡仪馆需要在骨灰盒等殡葬用品的售卖上弥补损失。

“对殡仪馆来说,骨灰盒是利润最高的产品,除了最经济型的骨灰盒外,一般的骨灰盒毛利率在50%至70%左右,扣掉分摊到其他亏损项目的损失后,利润在20%至30%。”王宏阶说。

以遗体火化为例,根据2012年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民政部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殡葬服务收费管理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火化属于基本服务,其收费标准实行政府定价,由各地价格主管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在成本监审或成本调查的基础上,考虑财政补贴情况,按照非营利原则从严核定。目前,上海市属殡仪馆执行的火化收费为180元,但现在的成本每具已经超过600元。

到了墓园,“以墓养守”是现实中不少墓园的选择。市面上的经营性公墓护墓费一般按照20年收取,但20年前的缴费水平早就难以负担今天的护墓成本。一家墓园负责人说,不得不通过墓穴的销售贴补管理上的亏空。

一边是殡葬服务开放市场化却乱象丛生,一边是基本服务价格标准十几年不变导致成本转嫁……专家指出,除了要打破殡葬业怪圈,民众的殡葬理念也需要更环保更文明。

殡葬绿皮书主编、民政部一零一研究所所长李伯森介绍说,目前各级政府都将生态安葬作为促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出台相关文件,通过将分散埋葬的骨灰改为集中安葬,将建造大墓、豪华墓、家族墓改为树葬、花葬、草坪葬、深埋等节地生态安葬方式,给自然留下空间,给农业留下良田,给子孙留下家园。社会公众也可以从中加以选择。

目前,我国殡葬服务分为基本服务项目与选择性服务项目,按照规定,这两类服务需要明确分开,明码标价,严禁以任何形式捆绑、强制或误导殡葬消费,严禁以任何形式限制丧属自带合法殡葬用品。公众办理丧事需委托一条龙服务的,应验证服务经营者的相关证照,核实其资质,并与之签订《殡葬代理服务委托书》和《殡葬代理服务合同》,避免丧家的合法权益被非法侵害。若遇到殡葬服务乱收费的行为,公众可及时拨打“12345”服务热线和“12358”价格举报电话,也可以通过市物价局官方网站举报平台进行投诉。

此外,近期频繁出现殡葬诈骗骗局,以发放丧葬费为诱饵,诱使市民通过ATM机转账。警方提醒,红十字会、财政等部门不承担办理报销丧葬费用的事宜,符合条件的市民如需办理相关业务,需持殡葬部门开具的《火化证明》、领取人身份证及关系证明等材料亲自到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窗口办理,政府部门绝不会通过电话方式要求市民转账办理相关业务,公众切勿轻信电话、短信信息,谨防上当受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