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书:回忆保护彭德怀骨灰盒的经历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1-31 15:47

[导读]当时我在四川省委书记、省革委会办事组组长杜心源身边做秘书工作。我受段君毅和杜心源的指派,和省革委会办事组的一些同志直接参加了对彭德怀骨灰的保护工作。

1974年的冬天,段君毅当时还是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四川省革委会副主任。“文革”中,他精心组织我们保护彭德怀的骨灰盒,直到1978年冬,中共中央给彭德怀举行隆重的平反昭雪和追悼大会时,及时将骨灰盒送到北京,保证大会的按时召开。

当时我在四川省委书记、省革委会办事组组长杜心源身边做秘书工作。我受段君毅和杜心源的指派,和省革委会办事组的一些同志直接参加了对彭德怀骨灰的保护工作。

彭德怀1974年11月29日14时52分在北京301医院含冤去世后,专案组在给中央的报告中说:“彭德怀是里通外国、阴谋夺权的反党分子,我们意见,将其化名王川,尸体火化后,骨灰存放成都一般公墓。”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王洪文在专案组的报告上批示:“照报告上所提办法办。”

1974年12月下旬的一天,彭德怀的骨灰盒,由两名身着军装的人从北京乘飞机秘密送到成都。他们手持中央专案组的介绍信,来到省革委办事组,对一位负责同志提出,要亲自见中共四川省委第一书记、省革委会主任、成都军区政委刘兴元,省委书记、省革委会副主任李大章,省委书记、省革委会副主任段君毅。

他们见到四川省委的三位主要领导时说:“按中央领导的指示,我们送来了这个骨灰盒,内装彭德怀的骨灰,经组织决定更名改姓送到成都存放。这个骨灰盒就放在一般群众存放骨灰盒的地方……这些情况,你们三位知道就行了,不准向任何人透露,要绝对保密。”最后才向省委三位主要领导传达了周恩来总理的指示:要精心保管,时常检查,不准换盒,也不准移动地方,以免查找时弄错。

送骨灰盒的两位军人回住地后,刘兴元、李大章、段君毅三位领导立即研究如何存放好彭德怀的骨灰盒问题,决定要尽快将彭德怀的骨灰盒安全地转移到成都东郊火葬场保存;此事由段君毅负责组织安排。

段君毅当时身体很不好,美尼尔氏病复发,卧床不起。他就把这件事交由省委书记、省革委会办事组组长杜心源具体负责。但是,按当时的“纪律”,他又不能把这是谁的骨灰盒告诉杜心源;同时,为了稳妥、安全,他又要杜心源把具体经办人叫到他那里去,他要当面再向这些同志直接交代。当时省委正在锦江宾馆召开地委书记会议,会议的具体组织工作,由杜心源负责。所以,杜心源一直住在锦江宾馆西三楼41号房间。杜心源就叫我把办事组副组长张振亚请到他房间来。他对张振亚和我说:“中央派专人送了一个骨灰盒来成都保存,时间很紧急,责任很重大,由你们两人直接办理。现在你们两个马上坐我的车去省委段君毅书记那里。他等着你们,要向你们亲自交代如何办好这件事。在办理过程中有什么事,你们再直接向我报告。”

段君毅住在省委书记院七号楼。他叫于秘书把我们带上二楼他的卧室。只见段君毅的卧室门窗紧闭,连窗帘都严严实实地拉上了,屋里没有一点光线。

段君毅静静地平躺着,眼睛微微闭着,眼泪却从他眼角涌出来,顺着脸颊一直滚落到枕巾上。他没有去擦拭眼泪,只是轻轻地、缓缓地给我们说:“心源同志本来已经给你们讲得很清楚了,我这病发作起来就不能动、不能见光;但还要请你们来,我再当面向你们两位具体经办这件事的同志说一下,就是因为这个骨灰盒事关重大,出不得一点点差错。”说到这里他闭着双眼躺在床上休息了一阵,才又说:“你们要尽快安全地把这个骨灰盒转移到成都东郊那个火葬场去存放。要向火葬场的同志讲清楚,要绝对保证骨灰盒的安全。骨灰盒存放好后,没有省委的批准,任何人不准移动,不准更换盒子;你们还要经常去检查它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