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仪馆长爆殡葬潜规则 每个工种都收红包一天至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1-31 16:51

  ? “清明时节雨纷纷,丧葬之人欲断魂 。”清明将至,网友改编古诗,表达对殡葬业暴利的积怨。殡葬业连续多年进入暴利行业排行榜,人们对此深恶痛绝,直呼“死不起”。去年,广州市检察院公布年度反贪十大经典案例,其中高居榜首的正是广州市花都区殡仪馆原馆长黄燕玲受贿一案。媒体在报道此案时称黄燕玲“发死人财”。

  3月28日,记者在广东省女子监狱见到了黄燕玲。这位头发已经花白的55岁女人,17岁进殡仪馆工作,一步一步升至馆长一职。黄燕玲在监狱中接受她入狱以来的第一次采访,面对记者,她语出惊人:“几乎每个工种都有‘红包’收,一天至少几百元。整个行业都这样,(吃回扣)不能避免,我不相信其他人不这样做。”

  2004年8月至2008年6月,黄燕玲利用担任广州市花都区殡仪馆馆长的职务便利,在购进棺木、火化用品的过程中,违反国家规定,以货款的10%作为回扣,先后多次收受供货商郭某的贿赂共计人民币90.918万元。黄燕玲因此被判有期徒刑10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5万元。

  都吃回扣,被不被抓看运气

  记者:你只有初中学历,如何当上殡仪馆馆长?

  黄燕玲:实际上我连初中学历都没有。家在花都农村,很穷,17岁就参加工作。当时火葬场招人,要求初中学历,我就填个初中。

  很多人怕脏怕累,服务态度不好,而我什么都不想,埋头苦干,不是我的事我也做。

  记者:所以领导很欣赏你?

  黄燕玲:那时花县民政局长经常下来看望我们,1989年搞学雷锋运动,领导推荐我做先进工作者,1990年,我开始负责殡仪馆领导工作,1993年当上馆长。连续好多年我都是先进工作者。

  记者:殡仪馆长一年收入有多少?

  黄燕玲:最开始时,殡仪馆每年总收入只有几十万元,1997年国家要求全面火化,当年总收入一下达到两三百万元。我进监狱前,一年馆里有2000万元收入。我个人收入每年都有20多万元。

  记者:年收入20多万也不算少了,但你还是吃回扣。

  黄燕玲:整个行业都这样,(吃回扣)不能避免,我不相信其他人不这样做 。当时就想,供货商给我们钱,如果不要,也是他赚去了,为何不要呢?都是这样的,习惯了。

  我们馆是自收自支单位,政府只拿出20万元建设,此后没给过一分钱,我们每年还交钱到财政。馆长是合同制聘任的,一直没转成正式国家干部,我没有享受到公务员待遇。

  记者:就算整个行业都是这样,为什么偏偏把你抓了?

  黄燕玲:有人举报我,里面的帮派斗争不知道有多厉害。还有就是运气问题,谁被抓谁不被抓,看他运气怎么样。

  领导给你供货,你不敢不要

  记者:供货商郭某是如何同你搭上线的?

  黄燕玲:他是佛山殡仪馆的,1978年我去佛山殡仪馆学习时认识的。后来佛山殡仪馆成立了殡仪服务公司,他专门负责销售,1997年就开始给我们供货。一开始他过年过节给我送礼品,2004年开始给我送钱。

  记者:每次给多少?

  黄燕玲:有时几百元,有时一千元。

  记者:只有他一个人给你送钱?

  黄燕玲:是的。我一年至少20多万收入,老公也在殡仪馆开灵车,大儿子在民政局,小儿子也在殡仪馆,家庭经济环境挺好。其他供货商的钱我没收。

  记者:其他供货商的钱你为什么不收呢?

  黄燕玲:做生意,做生不如做熟,熟人不会把那些事说出去,新的老板想要打进来不是那么容易。除非是单位换了领导,才能打进去。新领导带人来,让你要他的货,你不敢不要。

  记者:要坐10年牢,你后悔吗?

  黄燕玲:都进监狱了,说后悔也没用。如果知道要出事,谁也不要那个钱。当时觉得只有我和供货商两个人知道这事。

  每个工种都有机会收“红包”

  记者:殡仪馆工人经常收“红包”吗?

  黄燕玲:从2007年开始规定不准收,但如果没家属投诉,他们也就收了。火化工一天的红包至少几百元。

  记者:据说死者家属如果不给“红包”,火化工就会多烧一会,把尸体烧得更碎?

  黄燕玲:说是这么说,但我们不会这么做。确实有家属担心我们不认真烧。烧的过程,我们都会给家属看的。

  记者:除了火化工,其他工种有没有“红包”收?

  黄燕玲:每一个工种都有机会,化妆工、火化工的机会最多。

  记者:有没有死者家属因为“红包”的问题投诉?

  黄燕玲:有,投诉的话我们就退掉红包。我们规定,如果工人被投诉,就扣奖金。

  记者:扣多少?

  黄燕玲:只是这么规定,没有真扣过,骂几句算了。

  记者:国家出台了很多政策规范殡葬行业,为什么收费依然那么高?

  黄燕玲:政策规定得严,但管理基本没那么严。物价局规定了几项的收费,但很多项都没有规定。

  ■记者观察

  部分丧葬用品利润达2000%

  2003年,殡葬业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十大暴利行业”榜单中,2004年和2005年,殡葬业又继续占据着“中国十大暴利行业”的位置。多年以来,每逢清明,殡葬业屡遭舆论的狂轰滥炸——“垄断”“暴利”、“混乱”、“死不起人”……原本是公益事业的殡葬业会被冠以各种恶名。有媒体披露说,部分丧葬用品利润甚至高达2000%,殡葬业几乎每一个环节都存在潜规则。

  近年来,殡仪馆已成为腐败高发地带。去年年初,借棺木代卖等殡葬业务受贿敛财85.78万元、伙同下属贪污公款42.86万元的广州市番禺区殡仪馆原馆长曾焯南,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

  去年7月,广东增城市检察院接到群众举报称,该市殡仪馆领导在采购殡葬用品时存在受贿行为。反贪局调查发现,2001年初,纸棺材供货商郭一平通过增城市小楼镇民政办副主任潘石英,找到了增城殡仪馆馆长温国强、副馆长俞伟强,几人定下以合股的形式开办纸棺厂,由郭一平提供原料、负责生产,温国强、俞伟强、潘石英三人负责“代销”,所得利润四人平分。去年9月,增城市检察院以收受贿赂罪对涉案人员提起公诉。

  为何殡仪馆馆长频频落马?花都殡仪馆原馆长黄燕玲揭露“整个行业都这样”。由此可见殡葬行业的乱象早已深入骨髓,要让老百姓“死得起”,只抓几个殡仪馆长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一场行业整治风暴势在必行。

  据《南方都市报》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编辑: 修相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