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传统墓地几近饱和,树葬、海葬等生态殡葬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5-11 22:56

  清明时节,去陵园祭奠逝者的人们逐渐增多。除了去墓地献花烧纸,很多人来到花坛,以放飞气球、立风车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哀思

  “入土为安”是我国安葬亲人最传统的方式,然而随着墓地的逐渐饱和,绿色殡葬的改革,花坛葬、树葬等生态安葬日益被人们所接受。虽然生态安葬率在逐年升高,但目前仍受观念、土地、资金的限制

  (3月28日,济南玉函山公墓公益生态葬现场,家属正在祭奠亲人。)

  传统墓地几近饱和,生态殡葬被力推

  “看,最高的那个,就是我大伯的风车。”3月28日,在玉函山安息园,兰小萍和亲人们将大伯的骨灰盒,深埋在了济南市玉函山脚下的花坛中,每个位置安放了一个风车。向镌刻着所有逝者的墓碑鞠躬以后,兰小萍放飞了手中的气球,以此寄托哀思。

  这是在济南玉函山公墓举行的山东省暨济南市2017年节地生态葬安葬及共祭仪式,30位逝者家属依次将装有骨灰的花坛按照编号放入花穴,集体默哀并集体鞠躬悼念。“大伯一生没有结婚,无儿无女,把他葬在花坛,还能不孤单。”兰小萍说,“我大伯是低保户,选择花坛葬等生态安葬的话,还是免费的。”

  夏女士母亲于去年12月去世,遗体火化后,姊妹三人暂时将母亲骨灰寄存,准备参加济南市每年一度的海葬。今年2月,得知有花坛葬,姊妹三人商议后,便选择了这种方式,“毕竟离家近,方便祭奠亲人”。

  (花坛葬)

  “这不算是薄葬。”谈及安葬原因,夏女士称,简办后事是母亲生前遗愿,“她一直推崇周总理等革命领袖,希望能像总理一样简办后事。”夏女士称,母亲的效仿,成了家里人的榜样,“厚葬并不是花很多钱,而是看它的意义。”

  山东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包括树葬、海葬、花坛葬、草坪葬等形式的生态殡葬一直是在力推的形式,将来也会成为殡葬的主要方式。传统殡葬所需要的土地资源的减少,在一定程度上促使生态葬的发展。

  在玉函山安息园,传统的墓地已经基本饱和。“不仅在玉函山安息园这样的国有经营性墓地,城区的墓地基本是处于饱和状态。”济南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说。

  据了解,各市经营性墓地需要省民政厅备案才可经营,近几年经营性墓地的审批有所减少,记者了解到,今后将限制经营性墓地的发展,加大公益性公墓的推广力度。目前,我省现有经营性墓地118处,济南市共有3家,全省公益性公墓有将近6000家。

  树葬成“临时住所”,不少又迁墓穴

  目前,济南、青岛、淄博、东营、烟台、潍坊、威海、日照、莱芜九市已经开展节地生态安葬奖补,并对不同生态安葬类型给予相应的财政补贴。比如济南市民选择树葬、花坛葬补助为500元,海葬补助为700元,并且逐年在上涨。

  记者了解到,相比于传统安葬方式,生态葬在价格上要便宜很多。济南市玉函山安息园是济南市最早建设的公墓,也是济南市唯一一家由民政局直管直办的经营性公墓。目前玉函山安息园墓区基本饱和,只有少数墓位对外出售,售价约在35000元。

  (树葬)

  此外,济南市玉顶山公墓价格从20000元到50000元不等,因建园时间较长,墓区也几近饱和。双峰山陵园因园区改造,暂时不对外经营;至于恭德陵园,则因资金问题而暂停营业。历城区劳动人民安息园等其他五家公墓的普通墓穴价格从20000元到80000元不等,至于豪华墓穴价格则上无封顶;福寿园墓地价格也从20000元至30000元不等。

  “石材、人力成本的上涨,导致墓穴价格上涨。”市中区某陵园负责人刘先生介绍,随着环保政策的收紧,墓穴石碑成本不断上涨,“许多石料厂因环保原因被封,已无法产石;目前,石材成本价已翻两番。人力成本也在上涨,雕刻工人已从300元/天涨到了500元/天。”

  与此同时,在玉函山安息园,补贴之前,选择花坛葬只有900元,福寿园花坛葬880元。同时树葬大约9800元,草坪葬10000多元。

  虽然价格差别大,但是生态葬一直遇冷。济南市福寿园相关人士表示,2016年参加花坛葬仪式的有80余人,但每年购买墓穴的数量却有200个。

  我们也推出了树葬等形式,但是发展也比较慢,从2004年开园就有树葬,但业务量至今只有不到100个。”上述人士说,树葬采用一棵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安葬逝者的方式,虽然余量不多,市民对位置要求高,但是销量上,远远不如传统墓穴。

  更有不少选择生态下葬的家属,日后又为逝者迁坟。历城劳动人民安息园的20多处树葬曾一度饱和,但如今仅剩几处,多数都已迁墓穴。“选择树葬的,大都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等经济条件稍微好转,就筹划重新买墓穴,为亲人迁墓穴。”该园销售部刘经理介绍。由此可见,厚葬观念的根深蒂固。

  福寿园相关人士表示,目前在园内选择生态葬也是以五保户、小孩子为主。

  受土地资源制约,城市公益公墓增长缓慢

  据了解,我省在1992年就开始推广生态葬的形式,最初从青岛开始,25年来,进展仍然较慢,目前有35%选择生态葬。

  我省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广生态安葬,其中包括建设公益性公墓。“公益性公墓以骨灰堂等生态安葬方式为主,也有小墓穴的形式。”省民政厅相关人士表示。

  目前,在济阳县已经建设起了县级公益性祠堂,县区的居民可以将骨灰免费在祠堂安葬。济南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平阴、章丘的公益性公墓也在建设推进当中,也是以骨灰堂的方式,以较低的成本价或者免费提供给辖区居民。

  (海葬)

  公益性公墓的推广却遇到难题。早在“十二五”期间,我省要求每个县(市、区)至少要规划建设一处实行树葬、花葬、草坪葬等生态节地葬法的公益性公墓或骨灰堂。但如今并没有实现。“土地、资金等问题一直制约着公益性公墓的发展。”

  记者了解到,2016年,我省新增农村公益性公墓1500处,而城市只有12处。而在2015年,城市公益性公墓仅新增了7处。“城市土地资源太少,有的想在城区建设骨灰堂的,根本找不到地方。”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受土地资源的制约,选择生态葬的仍然是以农村地区居多。

  而对于经营者来说,生态葬也给他们带来一些难题。“比如树葬、花坛葬带给我们的维护成本就非常高,我们必须要保证树和花不能死亡,在选择树苗和后期维护上,就格外谨慎。”济南市一位墓地管理者表示,“这不像是石碑,基本不用维护。同时树葬花坛葬的利润也并不高。”

  此外,记者了解到,花坛葬、海葬等形式的安葬目前仍然以集中安葬为主,比如选择清明节、寒食节等节日集中安葬,逝者的骨灰可以暂时在园区存放。“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市民选择生态安葬。”

  此外,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在发展树葬等生态葬方面,也需要与相关部门进行协调。“协调成本的加大,也影响了生态葬的发展。希望能从顶层设计上,推动普及生态葬。”

  建设公益性公墓,我省将出台奖补措施

  “厚葬”的传统观念,是影响生态葬发展的最主要的因素。

  在玉函山安息园,记者随机采访了10位祭拜亲人的市民。市民虽支持绿色殡葬,但一旦涉及自己或家人,大都摇起了头。“没有墓地,太不尊重先人”,“不给亲人设墓碑、墓穴,自己心里不踏实,更怕被外人笑话。”

  (传统殡葬)

  山东大学社会学教授张洪英认为,我国殡葬活动中生者与逝者的互动仍然是家庭认同,这种认同与人们的传统家庭(族)观念紧密相关,而绿色殡葬淡化墓地标识、采用公共祭祀的方式弱化了人们的家族观念,不符合国人的家庭观念

  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殡葬管理条例修改以后,民政部门只能倡导引导发展绿色殡葬,没有执法权,无法强制生态殡葬的开展。

  虽然推广缓慢,但近几年,我省生态葬越来越被大众所接受,参加绿色殡葬的人数逐年增加,以济南市福寿园花坛葬人数为例,2012年37人,2013年34人,2014年53人,2015年67人,2016年已经达到80人。

  与生态葬的发展相适应,祭祀活动也在不断改变。比如日照莒县慈恩园骨灰堂使用电子祭祀,亲人刷IC卡就可以祭拜逝者,目前我省还研究3D祭扫等形式。

  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我省也出台奖补政策,推广公益性公墓的建设,正在研究制定奖励的具体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