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葬从业者陪伴人生最后一站 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5-20 23:44

 

  清明将至,又到了一年一度集中祭扫的时候。

 

 

  -  在这个特殊的时刻,平时默默无闻的殡葬从业者又一次走入人们的视野。

 

 

  

 

 

  

 

 

  

 

 

  

 

 

  

 

 

  -  很多人觉得,这个行业充满神秘的色彩。但实际上,他们工作中的酸甜苦辣,普通人并不能体会。走近他们,你会发现,神秘之下,更多的是吃苦耐劳、尽职尽责,每一个岗位,都有很多令人动容的故事。

 

 

  -  这些年,已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干上这一行、爱上这一行。他们守护的,是人生的最后一站。

 

 

  -  “80后”遗体接运工小汪

 

 

  -  工作4年 接运2000多具遗体

 

 

  -  眼前的小汪,帅气、阳光,是个年轻的“80后”,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一般人很难想象,这样朝气蓬勃的小伙子,竟然每天都要与死亡打交道。他,是一名遗体接运工。

 

 

  -  每次接运先鞠躬敬礼

 

 

  -  在厦门岛内,每当有人去世,总是小汪和他的同事们第一时间来到现场。

 

 

  -  与家属核对信息、确认遗体状况、看身上有无贵重物品、打包遗体、放入收尸袋或棺木、拉回殡仪馆……这样的流程,小汪每天都要重复很多次。

 

 

  -  最多的时候,他一天拉了10趟;最长的时候,他连续工作超过24个小时。小汪粗略数了数,自从2014年进入厦门市殡仪服务中心工作以来,4年里,他接运的遗体已超过2000具。

 

 

  -  每一次接运遗体,小汪和同事都会有一个暖心的举动:“我们都要先对逝者鞠躬敬礼,表达对逝者的尊重。”

 

 

  -  第一次来不及恐惧

 

 

  -  进入这一行,也是一次偶然。从部队退伍后,恰逢厦门市殡仪服务中心在招聘,小汪考上了。小汪说,他从小是在天马山脚下长大的,在他们村里,有好几个火葬场老员工。

 

 

  -  小汪的“第一次”,遇到的是一起车祸。那是2014年6月的一天中午,一辆水泥搅拌车撞死了一个人。“我们到达现场时,遗体还在车轮下,血肉模糊。”第一次上手,小汪来不及恐惧,一心只想着,赶紧把遗体接运走。

 

 

  -  有的时候,小汪还会面临特殊的挑战。比如,遇到高空坠楼的逝者,有可能遗体都破损了,小汪他们还要仔细搜寻,“这是职业良知”。

 

 

  -  “90后”防腐整容师小许

 

 

  -  胆大心细 为遗体化妆的天使

 

 

  -  化妆,是很多年轻姑娘都喜欢的事。“90后”姑娘小许,就是专门干“化妆”的,只不过,她的服务对象,都是逝者。

 

 

  -  人生的最后一站,小许为很多人化上最美的妆,送他们体面地离开。这个姑娘今年才24岁,是厦门市殡仪服务中心的一名防腐整容师,从业刚2年。

 

 

  -  特殊化妆要造胳膊造腿

 

 

  -  给逝者化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要用到的道具还不少。除了普通的化妆品,小许还常常用到戏剧油彩。她说,油彩不容易掉色,化妆后更持久一些。

 

 

  -  逝者中,很多都是老人家,脸上带有污垢、死皮等,很难清洗,小许首先要一点一点为面部“磨皮”。接下来是调整五官,比如,牙齿没了,就要用棉花等物品把牙床撑起来,令面部更好看。

 

 

  -  有时候,遇到的遗体比较特殊,有带伤口的,有缺胳膊少腿的,甚至也有骨头都碎掉的。小许和同事们不仅要缝合伤口、造胳膊造腿,有时甚至还要拼接骨头。

 

 

  -  “一般我们是根据家属的要求来做,普通的半个小时就可以完成,特殊遗体有可能要做两三天。”小许说。

 

 

  -  “大胆”女生守着遗体值夜班

 

 

  -  和遗体打交道,对女生来说,尤为不容易。在厦门市殡仪服务中心防腐整容组,小许是目前唯一的女员工。

 

 

  -  为逝者化妆,这听起来是一件挺“大胆”的事。小许毕业于福建省民政学校,学的是现代殡仪服务与管理专业。以前,殡葬从业者多数是“半路出家”,但近些年,厦门殡葬业迎来了越来越多像小许这样“科班出身”的专业人才。

 

 

  -  别看她还年轻,干起活来,可一点不含糊。独自一人值夜班时,小许可是和300多个冷冻柜做伴,冷冻柜里装着遗体,甚至在半夜还会有新的遗体送进来,小许需要登记、接收、冷藏……

 

 

  -  殡仪服务中心全年无休。今年大年初一,小许留在单位值班。别人都合家团圆,她不仅不能回家,还要与遗体一起过年。但小许却觉得,这都没什么,她心里想的是,特殊遗体整容,难度比较大,还有很多手法要去学习……

 

 

  -  “90后”葬礼策划师小王、小张

 

 

  -  这对夫妻设计人生谢幕式

 

 

  -  在电影《非诚勿扰2》中,由孙红雷饰演的李香山,得知自己患上癌症,在临死之前,给自己办了一场“人生告别会”,令很多人印象深刻。

 

 

  -  在厦门,有一对年轻的“90后”小夫妻,就是专门给人设计葬礼的。女的叫小张,男的叫小王。在厦门市殡仪服务中心服务团队“怀祥礼仪”,他们是知名的“殡葬夫妻”,很快还将迎来他们“爱情的结晶”。

 

 

  -  昼夜修图到拿不稳筷子

 

 

  -  小张是葬礼策划师,小王则是负责多媒体以及照片后期处理。从业四五年来,经小张之手策划的葬礼,已有1500多场,平均一个月40场;经小王之手做的遗像,也有五六千个,其他多媒体视频1000多个。

 

 

  -  2015年,台湾复兴航空发生空难。那时,已接近年关。小王已提前请好假、买好票,正准备上车。他突然接到通知,空难中有部分厦门的遇难同胞,要在福泽园举行追思会。

 

 

  -  小王二话不说,退了票回到公司。公司里上至领导,下至员工,全员待命,就算是外地员工,也没有一句抱怨。“当时,许多亲属情绪失控,很多资料都没办法短时间内收集齐全。但时间又刻不容缓,于是我们全员加班加点,通宵工作,安抚家属,布置灵堂,总算完满地送别了那些遇难的同胞。”

 

 

  -  后来,很多亲属都送来锦旗,表达谢意。他们不知道的是,小王因为昼夜不停地修图,右手持续颤抖了好几天,连吃饭都拿不稳筷子了。

 

 

  -  葬礼感人 家属路上偶遇致谢

 

 

  -  一场葬礼,能留下什么?小张也曾思考过这个问题。

 

 

  -  有一次,她在公交车站等车,旁边一位中年阿姨,一直盯着她看,当时,她的工牌还没有摘。“没想到,阿姨主动上来握着我的手说,‘小姑娘,上次就是你为我老母亲办理的告别仪式,家里人都说很感动,谢谢你。’”小张回忆说。

 

 

  -  原来,她曾为那位80多岁的老人举行了一场闽南式风格的传统告别仪式,让家属一直铭记至今。顿时,她的职业自豪感油然而生。“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人不希望用悲伤与恸哭送亲人最后一程,更不想使用简单的念一遍悼词、三鞠躬、再绕场一周这种‘老三样’模式来走过场。而我的工作,就是通过追思会的设计策划,为逝者导演一场最完美的谢幕式,让亲人不留遗憾。”小张说。

 

 

  -  “90后”遗体火化师小吕

 

 

  -  忍受高热护送逝者上天堂

 

 

  -  常年在30℃以上的高温车间工作,忍受高热、高亮、高尘、高噪,还要动手焚烧遗体,这样的工作环境,恐怕很多人都不敢挑战。“90后”小鲜肉小吕,却已经这样工作了2年。他是厦门市殡仪服务中心的一名遗体火化师。

 

 

  -  要多次打开操作门

 

 

  -  很多人以为,火化遗体,只需把遗体推进火化炉,便可以了。其实并不是。

 

 

  -  遗体送到火化间,小吕首先需要确认《火化证》,并取得家属签字,然后按顺序送进火化炉。每具遗体,都有唯一的条形码,火化、拣灰等各个环节,小吕还需要多次扫描核对。

 

 

  -  “每具遗体火化的时间不同,快的20多分钟,慢的可能八九十分钟。正常来讲,以三四十分钟居多。”小吕说。

 

 

  -  按厦门的习俗,不少家属会在棺木中陪葬纸钱或物品。遗体被推进火化炉后,过几分钟,小吕就要打开操作门,用工具将遗体和这些陪葬物分开。“这样做,是为了保持骨灰的纯净度,不掺杂其它东西。”

 

 

  -  陪葬品少的,小吕操作一次就够了;陪葬品多的,他需要隔一会儿开一次操作门。尽管给他的工作带来一些麻烦,但小吕却很理解:“这是寄托了亲人对逝者的哀思,我们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了。”

 

 

  -  车间温度常年超30℃

 

 

  -  工作的时候,小吕都要戴着口罩和墨镜。炉子里的温度能达到800-900℃,车间里的温度也常年保持在30℃以上,靠近火化炉的时候,温度还能飙升至40-50℃。“我们在拣灰的时候,手臂都会被烤得通红。”面对高热、高亮、高尘、高噪的工作环境,小吕却不觉得苦。最多的时候,小吕一个人同时操作6台火化炉。他需要留心观察每个炉膛的燃烧情况,实时调整炉膛负压,控制好火候。

 

 

  -  有时候也会遭遇危险。比如,有的家属违规在棺木里塞了鞭炮,如果恰巧小吕打开操作门时鞭炮爆了,火苗会噌地蹿出来,躲闪不及还可能被烧到。

 

 

  -  工作两年多,小吕很少休息。每周一天的轮休,他也常常还是到单位去帮忙,他觉得,有事做挺好的。他把补休的假都攒着,他数了数,现在又攒了20多天。

 

 

  -  干这份工作,必须认真。有些细节家属其实看不到,但小吕从来不曾懈怠。他说,“如果有一天,我的亲人被送去火化,我希望火化人员能尽职尽责。所以,我自己也要做到”。

 

 

  -  “守墓人”老江

 

 

  -  每年清明2万多份骨灰清点两遍

 

 

  -  每年清明节前后,是老江最忙的时候。2万多份骨灰,他要清点两遍。

 

 

  -  老江今年45岁,薛岭山陵园的骨灰室管理员,也被称为“守墓人”。很多的厦门人,走到最后一站,都交到了老江手里。

 

 

  -  拿着本子编号一一核对

 

 

  -  薛岭山陵园,目前已安葬了近10万人。其中,骨灰楼里有2万多份骨灰,骨灰走廊约有3000份骨灰,地下公墓还有4万多份骨灰,这些,都归老江管。

 

 

  -  陵园里只有2名骨灰室管理员,老江是其中之一。在老江眼里,管理骨灰,和其他仓管一样,只是物品比较特殊。

 

 

  -  每周一,老江要去福泽园,接收一周以来火化的骨灰,做好登记,按编号放到相应的地方。日常祭扫接待、收管理费、迁出骨灰、内部打扫等,这些都是他的工作内容。

 

 

  -  每到清明节,他最忙。骨灰楼里的2万多份骨灰,老江每年都要清点两遍。“拿着本子、编号,一份一份对。每个骨灰盒都要看过去。”一般,他会在3月1日启动这项工作,在7-10天左右完成。而在清明集中祭扫结束之后,老江又要重复一遍。

 

 

  -  他给自己定的准则是:对逝者好一点。他说,做这个工作,责任非常大,一定要很细心,核对要万无一失。

 

 

  -  一份骨灰就是一个故事

 

 

  -  在这个岗位上,老江干了5年,也有了不少老朋友。

 

 

  -  “有些人常常会来祭扫,就总能看到。有时候他们会和我分享家里的故事,儿子考上大学了,或者有什么喜事了,我听了也很开心。”老江说,每逢这种时候,他也会和他们打打招呼、开开玩笑。

 

 

  -  但有的时候,他却心情沉重。“我最怕遇到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个场景,太可怜了。一个中年人过世,家里的顶梁柱就塌了,留下老的老、小的小,哎。”老江叹了口气。

 

 

  -  每一份骨灰,都是一个故事。在他的工作中,总是有人不断离去。老江有时会在内心默默猜想,他们的过往,他们的人生。“干了这份工作以后,心境特别平静,就觉得平平淡淡才是真,身体健康、家庭美满,就是最好的生活状态。”(海峡导报记者 钱玲玲/文 常海军/图)

 

 

  原标题:神秘守护人 殡葬从业者陪伴人生最后一站

 

 

  责任编辑:苏仕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