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殡葬改革:从夭折到强势重启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3-23 00:31

 

  近日,安徽安庆实施殡葬改革,要求从6月1日起,全市城乡居民死亡后按规定火化。

 

 

  改革政策公布后,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有6位老人自杀身亡。自杀事件背后,原因错综复杂。安庆外宣办称,媒体报道“老人自杀”一事与安庆殡葬改革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但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殡葬改革政策的“一刀切”,令备有棺木数十年的老人心里无法接受;政策推行过于迅速,致宣传、教育不到位;基层强行收缴棺木,直接刺激老人;而当地重土葬的传统习俗也令老人心结难解。

 

 

  昨日,安徽省民政厅回应称,禁止强制收缴棺木。专家称,对民俗文化的改革应渐进,不可操之过急。

 

 

  □新京报记者 张永生 申志民 安徽安庆报道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安徽安庆市强推殡葬改革,对民众家中现有棺木强行拆解,多名老人在6月1日火葬实行日前自尽。

 

 

  昨天,安徽省民政厅回应新京报记者称:省民政厅禁止强制收缴棺木;安庆市政府向省民政厅回应称,安庆殡葬改革政策也禁止强制收缴棺木,且在执行过程中并无强制收缴一事。

 

 

  但新京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一政策出台前,安庆多地农村已大规模强行收缴村民棺木;政策出台后,也并未被严格执行,部分农村仍继续强制收缴棺木。

 

 

  在有着浓厚土葬风俗的安庆农村,棺木是许多老人后半辈子最重要的“财产”,强制收缴棺木令他们在心理上备受打击。在安庆市桐城方圆50公里范围内,先后有6位自杀身亡的老人。其子女均称老人是为了避免6月1日后的火葬政策而自杀的。

 

 

  桐城大关镇旵冲村,今年88岁的潘秀英已自杀4次,但最终被救活,在其子女恳求下,村委会同意暂不收缴她的棺木。5月25日,她以含糊不清的言语向新京报记者承认,棺木是她目前活着的唯一指望。

 

 

  突如其来的消息

 

 

  在殡葬改革政策传达到村里前,关于火葬在安庆农村没有任何宣传

 

 

  91岁的吴正德死了。

 

 

  5月6日上午,在得知棺木将被收缴的消息约一个小时后,吴正德上吊身亡。吴正德是安庆市下属县级市桐城新店村数得着的高寿老人,其子吴大旺在附近中学当了多年校长,去年刚退休。

 

 

  今年4月初,有村民告诉吴正德,6月1日以后死,要火化了,棺材也保不住了。吴大旺劝慰说,不一定是真的,因为此前没听到过任何风声。

 

 

  “这不是个风声。”吕亭镇新店村的村民组长朱子玉(化名)说,4月上旬他和其他村民组长被叫到村委会开了会,村主任告诉大家,安庆市要实行殡葬改革。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朱子玉当场呆住了:“之前几十年我们这从没说过火葬的事。”

 

 

  新京报记者从桐城至少20个村里了解到,安庆市殡葬改革的消息基本都是4月初传达到各村的。

 

 

  从今年3月中旬,安庆市开始拟定这一政策,到4月初传达到村里,不过短短半个月。而且,桐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伍建强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此前桐城关于火葬并未有任何民间宣传。

 

 

  朱子玉将这一消息形容为“突如其来”。

 

 

  5月25日,桐城吕亭镇新店村村支书杨万生称,4月1日之后,吕亭镇政府开始频频召集村干部召开关于殡葬改革的基层会议,要求加强对殡葬改革的宣传工作,新店村自此开始大力宣传。

 

 

  但桐城市20多个村至少30名村民证实,在他们村,进入4月后,关于殡葬改革的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但村委会却未组织任何宣传工作。只是4月中旬贴出了一份安庆市将在6月1日实行火葬的通告。

 

 

  “殡葬改革,99%的老百姓都支持。”杨万生一再强调,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负责任的。

 

 

  两次殡葬改革未果

 

 

  1994年和2006年安庆均试图推行殡葬改革,但都因各种原因流产

 

 

  虽然村民们普遍对殡葬改革感到突然,但多名安庆市的公务员表示,因为去年祭祀引发山火的事件,他们对此有心理准备。

 

 

  根据1994年发布的《安徽省殡葬管理办法》规定,安庆市除岳西县外,其余各县大都在实行火葬的范围内。但安庆市火葬推行一直滞后。2006年安庆曾试图再次开展殡葬改革,还尊卑了动员大会,但最终未实施。去年5月的数据显示,安庆全市被列入火葬区的年死亡人口约为38000人,仅3500余人实行火葬,其中市辖区占了一半。

 

 

  关于今年安庆推行殡葬改革的原因,一名安庆市民政局官员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安庆殡葬改革“拖后腿”,政府部门“压力很大”。

 

 

  由于当地坟墓多建在山坡上,常因祭祀引发火情。去年年底,村民祭祀引发山林多处火灾,安庆市为此追究了20多名官员责任,林业局局长引咎辞职。

 

 

  前述官员称,这次火灾是当地推行殡葬改革的直接原因之一。

 

 

  今年3月16日,安庆市委、市政府联合印发了《关于成立安庆市殡葬改革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领导小组由安庆市委副书记、市长魏晓明任组长,成员包括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市民政局长等。

 

 

  3月25日,安庆市就下发了通知,4月1日,启动殡葬改革,城乡居民死亡后火化。5月初,再次下发通知称,6月1日起正式实施殡葬改革。

 

 

  安庆市民政局同时提出,至今年底将全市平均火化率提高到50%,到2015年力争达到70%,到2016年达到80%。

 

 

  对此,干了30多年村组长的朱子玉说,他无法想象,在一个土葬风俗浓重的地区,外地很多年才能实现的殡葬改革目标,安庆如何能够在短短两三年之间实现。

 

 

  厝棺传统

 

 

  安庆传统不能血葬,要在野外厝放几年(厝棺),然后再葬。这个风俗全国不多见

 

 

  吴正德老人的棺材放在自己所住的屋子一角,用了12棵杉树做成,油了红漆,盖上塑料布。

 

 

  而离吴正德家20公里外的大关镇旵冲村,88岁的潘秀英的棺材则摆在床前,一睁眼就能看到。

 

 

  这些棺材都是十多年前做好的,当年大都花费两三千元。

 

 

  在84岁的新店村民施学文看来,棺材是人最后的房子,“这里的人一生劳苦,死后想睡一个风雨不透的房子,就是这棺材。”施学文说,“睡棺材”是本地上了岁数的人的统一想望。

 

 

  安庆当地还有一个特有的风俗,就是厝棺,意思是将棺材安置在某处暂不下葬。

 

 

  施学文介绍,从他记事起,在整个安庆市,尤其是桐城,就有人去世后厝棺三年甚至更久才下葬的风俗。

 

 

  新店村距离桐城市约20公里,田野一片油绿。山坡上的树丛下,不时可见灰白色用石棉或石材搭成的小房子,每个里面都放置一具棺木。

 

 

  “死后立刻下葬,叫做血葬,只有没人管的五保户才会这样。”施学文说,本地人认为,血葬对后辈兴旺不利。

 

 

  5月5日,安庆市殡葬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公布的《关于安庆市实施殡葬改革的情况说明》称,殡葬改革实施后,厝棺原则上由各地在今年年内妥善处置。

 

 

  “这个时代,谁都知道这是迷信,老人们也都知道火葬利国利民。但他们都习惯老传统了。”朱子玉说。

 

 

  当地村民介绍,殡葬改革的消息传出后,很多厝棺未葬的家属开始响应,“大多数厝棺都下葬了。”

 

 

  一刀切的政策

 

 

  对于是否可按年龄划分土葬,桐城市认为此举不利于殡葬改革

 

 

  殡葬改革在各村的推行都是从登记村民家中棺木开始的。

 

 

  朱子玉称,吕亭镇政府召集各村干部开会后,村里又召集村民组长和村民代表开了会,会上要求村民组长要挨家登记村民家中现有棺材,发补贴就按照登记表来,“会上说的不是村民愿意留下棺材就留下,而是,想留下棺材,就给你当场砸碎,不想留,村委会帮忙抬走。”

 

 

  新店村吴大旺等村民称,年轻人和大部分中年人不会在乎火葬还是土葬,但很多老人的棺材已经准备了二三十年,“能不能有个灵活的政策,或者给老人一个缓冲的时间?”

 

 

  5月25日,桐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伍建强为难地说,目前的政策的确是“一刀切”,对于是否可以按年龄划分土葬,“也考虑过,但在讨论中被否决了。如果以年龄划分,有虚岁和实岁之分。另外,年龄容易被人找关系作假。这样不利于殡葬改革。”

 

 

  对于政策是否存在“一刀切”的问题,安庆市民政局未接电话,该市外宣部门则未对此作回应。

 

 

  4月18日是大关镇旵冲村到各家各户登记棺材的日子。当天夜里,81岁的老太太蒋秀华上吊自杀在屋后的樟树园里。

 

 

  蒋的孙子梅秀发告诉新京报记者,蒋秀华死前曾说,她的棺材都做了10多年了,她要睡棺材。

 

 

  吕亭镇陡岗村68岁的柳少莲是个媒婆,她生前性格开朗,身体健康。4月25日,柳少莲推开厨房里足有三四十斤的井盖,跳井自杀身亡。

 

 

  5月2日,新店村85岁的笪爱青喝下一瓶百草枯自杀身亡。

 

 

  旵冲村潘秀英则是多次趁着家人不备,喝下喷雾桶里的农药水。5月3日,她呕血不止,在家打了四五天吊针才好转。

 

 

  24日,潘秀英坐在门口,脸色灰白。她告诉新京报记者,从4月20日起,她至少喝过4次农药水。

 

 

  潘秀英被救活后,其家人去找村干部,村委会同意将棺材暂时保留。

 

 

  “现在就怕事情蔓延。”朱子玉称。

 

 

  潘秀英、柳少莲、蒋秀华的家人证实,老人自杀后,没有村干部或者镇里的人来过问这件事。

 

 

  桐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伍建强说,非正常死亡必须要到公安部门去备案,目前没有人去公安部门针对非正常死亡备案。

 

 

  5月25日,新店村村支书杨万生称,推行殡葬改革宣传过程中,极个别老人因为年龄大对政策不理解,同时认为自己年老,不能给晚辈带来什么帮助,可能是负担,于是选择寻短见,“但这只是个案。”

 

 

  关于个别老人想不开自杀,伍建强说,“我们目前只是听说,但是还没有得到证实。网络上看到个别类似的消息,不能全部相信。”

 

 

  收棺

 

 

  在多地的执行过程中,棺木被要求必须上缴或破坏,没有通融的空间

 

 

  5月5日,安庆市发布《关于安庆市实施殡葬改革的情况说明》称,对居民自行拆除和上缴棺木的,给予部分资金奖补。同时,坚决杜绝强制收缴棺木等现象的发生。

 

 

  但在多地的执行过程中,这一政策变成,棺木必须上缴,没有通融的空间。

 

 

  5月6日早晨7点多,吴大旺到新店村村委会开会。村主任通知,明天开始收缴棺木。

 

 

  “会很平静,参加的村民代表等没人反对,相反都非常支持。”5月25日,新店村村支书杨万生称。

 

 

  上午近10点,吴大旺回到家中,他告知父亲吴正德这一消息,并劝慰了一番。

 

 

  10点40分左右,吴正德催吴大旺回家给自己做饭。11点35分,吴大旺送饭来到父亲的院子,发现父亲在门前的樟树上上吊身亡。

 

 

  吴大旺说,父亲死后,没有村干部和乡镇干部来探望或者给个说法。

 

 

  新店村村支书杨万生称,从5月6日开始,按照市镇部署,新店村开始收缴棺木,全村4900口人有192口棺材,均已收缴,政府部门给每口棺材1000元补助。“你随便问,村民都支持,有的就是不给钱也愿意上缴。”

 

 

  关于棺木是上缴、破坏还是销毁,杨万生称,这根据村民个人意愿而定,有村民想留着当柴烧,就破坏后留家里;不想留,就拿走集中销毁。

 

 

  桐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伍建强说,对棺材的处置,他们要求是,“愿意留就留,愿意让政府帮忙破拆就破拆,不强制收缴。”安庆市宣传部门称,市里的要求也是不强制收缴。安徽省民政厅也强调禁止强制收缴棺木。

 

 

  但各级政府所说的收棺情况跟村民们反映的情况大相径庭。新店村的汪正明和胡云梅夫妇在痛哭中看着他们准备了20多年的棺材被抬走。

 

 

  “我的棺材是我卖一点粮食买一点木头省吃俭用准备下来的。”事情过了近20天,72岁的胡云梅还是忍不住落泪。

 

 

  胡云梅说,5月7日,村主任带着几个壮汉,还有派出所的人跟着,不容老两口说什么,直接抬走了棺材,给他们留下2000元钱。

 

 

  同村施学文和老伴也不愿上缴棺材,但村主任带人将老两口的棺材砸碎。

 

 

  5月25日,新店村一角,露天摆放着四五十口棺材。也有村子将破拆后的棺材堆在了河道边。

 

 

  强收棺木违“物权法”

 

 

  律师称,不管殡改制度有无棺木处置的相关规定,一旦侵犯公民私有财产,都是违法的

 

 

  5月8日,吕亭镇吕亭村里收棺木,村委会带的人当着83岁的郑世芳的面锯断了她的棺木。

 

 

  “没人问你愿意留着还是被收走。”郑的儿子胡红祠说,村干部称收缴棺木是国家政策,“我们不敢违背政策,眼睁睁看棺材被毁。老太太晕了过去。”

 

 

  在服安眠药自杀未遂后,5月23日凌晨,郑世芳在家里杂物间上吊身亡。

 

 

  日前,安庆市民政局一名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他们会采取科学的工作措施,不会搞平坟等极端举措,但殡改工作的时间表不会改变。

 

 

  25日,桐城市宣传部副部长伍建强称,经摸底,桐城全市一共有4.6万副棺材,已经被处置(销毁)的约4.5万副,剩余800副左右棺材仍保留在居民家中,“政府部门将对家中仍存有棺材的人群进行重点关注。”

 

 

  他随后强调,如果村镇殡葬改革做得不到位,有关官员将会受处分。

 

 

  5月27日,安庆外宣办主任甘震称,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部分媒体报道“老人自杀”一事与安庆殡葬改革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中国这么大,老人生老病死是正常的事情。”

 

 

  新京报记者追问,老人的死亡是否与推行殡葬改革方式不当有关,甘震称,他在开会,不方便沟通。

 

 

  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李人庆认为,安庆推行火葬,一定程度上是大势所趋,但在殡葬改革前,政府有关部门要做好充分调研,考虑到改革所带来的各方面的负面隐患。

 

 

  李人庆称,土葬代表乡土民俗文化,对此的改革应该是渐进式的,短短一两个月的改革显然操之过急,“这需要2-5年培育观念的过程。”

 

 

  关于强制收缴棺木一事,北京市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郭昭利称,棺木是公民的私有财产,在所有人不同意的前提下,强制收缴、破坏棺木违背“物权法”。“不管殡改制度有无棺木处置的相关规定,一旦侵犯公民私有财产,都是违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