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事者众筹丧葬费被叫停 网友:他应该为自己的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1-31 15:42

“撞死4人,赔不起,请帮帮我”,因为一起车祸,中江小伙杨龙在“轻松筹”上发起了众筹,希望大家为他筹款,解决为死者垫付的丧葬费,随即引发舆论风波。

事情要追溯到7月8日上午10点40分许,省道106线中江继光路段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私家车与一辆机动三轮车迎面碰撞,造成三轮车上3男1女共4人当场身亡,私家车上一男一女受轻伤。 10日,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当事车主在网络上众筹丧葬费。24岁的车主杨龙称“赔不起,不想进去坐牢,请大家帮我。”当天晚些时候,已经筹集到23900多元。随后,轻松筹平台关闭了筹款链接。

记者从中江县警方证实,事故的具体原因当地交警部门仍在调查当中,责任划分也还未出具。与此同时,舆论也未停息。有人认为其“不是故意撞人,遇到压力可以众筹”;更多人认为“责任没有认定,坚决不能给钱”。

7月16日,再次说起此事时,杨龙称,“当时想到赔不起,脑壳发热就申请了一个,现在想起来确实不太合适”。

7月8日上午10点40分许,省道106线中江县继光镇芳草村6组路段,发生一起惨烈车祸。一辆逆行的电动三轮车迎面撞上一辆行驶中的小轿车,电动三轮车上4人当场死亡。

从网友拍摄的现场视频可以看到,事故发生时正在下雨,猛烈的撞击导致小轿车车头及引擎盖严重变形,电动三轮车车头几乎完全损毁,破碎的部件及挡风玻璃碎片散落一地。事故发生后,电动三轮车被撞侧翻在道路中央,车内3男1女4名驾乘人员被卡在车内、天窗及前挡风玻璃处,无法动弹。

记者拿到一份监控视频,视频记录了车祸瞬间。在与轿车迎面相撞后,红色的机动三轮车车身腾空转了180度随即侧翻落地,车辆碎片四溅,而小车继续向前滑行了一段才停下。

记者了解到,事发地在省道106线中江继光镇芳草村6组的一处弯道上,当时虽然下着大雨,但猛烈的撞击声还是惊动了附近村民。

“砰的一声,声音特别大!”目击者唐贵珍被这猛烈的撞击声吓到了,惊慌之余,她跑到现场查看情况,才知道发生了车祸。“我出来看的时候,小轿车和电动三轮车已经撞了,那个三轮车已经翻转来了。”

目击者黄素晖介绍,事发时从白色小车里出来的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只受了点轻伤;而三轮车上4人却没有动静,现场流了不少血。

随后,接警赶到现场的消防救援人员利用工具破拆,才将被困的4人移出,但4人伤势太重,已无生命体征。

一场车祸,轿车司机杨龙的生活也被打乱。他除了要经营自己在小镇上的一间电脑门市外,还要配合警方调查、协助家属处理善后事宜。

杨龙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当时他开车与女友前往中江办事,因为雨很大,他将车速控制在六七十码。“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就这样降临在我身上,没有任何征兆,来得那么凶猛。”杨龙介绍,事发地在继光镇往中江方向约一公里一段转弯处。杨龙介绍,事故造成对方车辆人员4人全部死亡,“我和女友受了点轻伤。”

当得知三轮车上4人不幸身亡时,杨龙称心里也很难受。说起此事,杨龙称“教训就是,雨天还是尽量不开车,开车的时候开慢点,注意三轮车和电瓶车。”

记者从中江县警方处证实,机动三轮车上的三男一女均是什邡市元石镇箭台村人。其中,年纪最大的72岁,年纪最小的女性死者,也已经50岁了。事故的具体原因当地交警部门仍在调查当中。

记者注意到,事发路段距离继光场镇不远,弯道一端有明显的限速60码和连续转弯的警示标志,另一端的下坡路段也装有强制减速带。而当地村民却反映,该弯道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许多过往车辆存在超速过弯的违规现象,因此经常发生车祸。

然而10日上午,戏剧性一幕出现。当事车主杨龙在网络上发起众筹。记者看到,当时在“轻松筹”平台上,杨龙以《撞死4人,赔不起,请各位帮帮我!》为标题发起众筹,目标金额为20万。

“赔不起,不想进去坐牢,请大家帮我。”在情况说明中,杨龙称,现交警大队正在处理案件,责任事故(书)还没有出具。死者家属那边要求自己先垫付安葬费12万。他为车购买的三者责任险保额为30万,“希望社会爱心人士帮帮我,我才24岁,不想进去坐牢,刚创业也没多久就出这事,我们家庭状况也不好,父亲死得早。”

为了证实此事,他还上传了身份证和撞车瞬间视频,也有不少朋友和同事为他证明。“目前身上就只有一两万元钱!”杨龙告诉记者,他在镇上开了一间电脑门市,里面东西总共价值不到10万,他还有一辆车,不过已经撞烂了,他表示,自己不会回避责任,等警方事故认定出来后,他会尽自己最大努力进行赔偿,“但是我赔偿能力毕竟有限。”他介绍,发起轻松筹的目的,是希望社会爱心人士帮帮他,也帮帮这4名死者家属渡过难关。发起当天晚些时候,已经筹集到23900多元,有1215次帮助,有81人为他证明。不过很快,“轻松筹”平台关闭了该项目,杨龙称,平台给他的答复是,项目不符合申请条件,“我也不晓得因为啥子原因就停了!”

记者就此事联系了轻松筹总部客服,客服称将联系相关部门给记者进行回复,但是截至16日20时,“轻松筹”官方并没有对此作出回应。

目前,该起事故中江县警方正在处理之中,中江警方表示,事故认定结果将会对社会公布。

“从目前杨龙家的情况来看,他上‘轻松筹’筹款是一个不对的行为,他确实还没有到必须向社会公众伸手的地步。”某公益慈善组织成都负责人介绍,《慈善法》支持的是大公益、大慈善,比如说传统的“扶贫济困”,救助贫困学生,救助贫困老人,还有支持教育、环保等对公众有益的项目。

她介绍,杨龙这个事情很特殊,首先杨龙在车祸中撞了人,无论责任如何划分,这是一个交通事故背景下的求助,作为驾驶员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他这种不属于公益求助和慈善求助,平台关闭他这个求助是必须的,甚至就不该让他发布出去。”这位负责人认为,这类筹款之所以引发社会质疑,更深层次地来说,是因为筹款机制的不完善,审核不严。基于移动互联网的、陌生人对陌生人之间的“社会救助”筹款机制,往往是谁的故事讲得好、有“卖点”,而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反而没有能力通过这样的众筹获得帮助。

“当时想到赔不起,脑壳发热就申请了一个。”7月16日,说起此事,杨龙称现在想起来确实不太合适。杨龙证实,他身边的一些朋友也在“轻松筹”上为他捐款,项目关闭后,这些钱已经退回给捐款人。

2018年5月17日讯,自从家中出事,2月28日这天就成了赵军阳兄弟心中永远的痛。即使在事发两个多月后的今天,每当赵军阳回忆起那天的情景,依然会浑身发抖。

2月28日上午,留守在河南省周口市扶沟县古北村老家的母亲,与邻居陈国喜因门前排水等琐事发生了争执。在这次争执中,赵军阳7岁的儿子和5岁的侄子被杀死;60岁的母亲李小妮身中数刀,造成多脏器受伤。痛失幼子的赵军阳兄弟已顾不上难过,他们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将母亲的生命延续下去。

由于伤情严重,母亲前后已接受两次大型手术,花费30余万元。由于无力支付高昂的医药费,无奈之下,5月初赵军阳在网上再次发起了众筹。遗憾的是,50万的目标金额至今只筹集到34879元。赵军阳说,他不想放弃,已经失去了儿子,不想再失去母亲。

经过前后两次手术,赵军阳的母亲恢复了意识,目前已能断断续续开口讲话。赵军阳说,母亲身体恢复比预期理想许多。现在,母亲第二次手术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等到身体状态恢复后,还需要再接受肠道手术。而他和哥哥前后已经花掉了30多万元医疗费,后期治疗费用缺口依然巨大。

考虑到恢复期每天3000多元的医疗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4月初,在主治医生推荐下,赵军阳兄弟将母亲接回了扶沟县人民医院,“等我们筹到钱了,再回郑州做手术。”

每天望着母亲那带有强烈求生欲望的眼神,赵军阳的内心无比煎熬。为挽救母亲的生命。5月6日,赵军阳再次通过众筹平台发起了求助项目。

赵军阳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自己还未成年时父亲就过世了,母亲独自一人将他和哥哥养大,见证兄弟俩娶妻生子。虽然有很大的困难,但他不想放弃,已经失去了儿子,他不想再失去母亲。

虽然在项目介绍中,赵军阳言辞恳切,还有数十人实名为项目真实性做保证,但此次众筹效果并不是很好。截至5月13日晚,赵军阳在两家众筹平台为母亲发起的求助项目,共筹到34879元,不足目标金额50万元的7%。

对此,赵军阳似乎早有准备。他介绍,母亲此前入院接受治疗时,自己已经通过水滴筹发起过一次众筹,朋友圈绝大多数亲戚、朋友都伸出了援手,总计筹款11万余元。“朋友圈就那么些人,大家手头也都不宽裕,第二次再筹款,效果不好也很正常。”

但除了众筹,他又实在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出事前,赵军阳在杭州开出租车,哥哥、嫂子靠在夜市摆摊为生。凶案发生后,赵军阳和嫂子肩负起了照顾母亲的责任,只有哥哥还坚持打点零工,维持生活已属艰难,更不要提筹集巨额医疗费用了。

赵军阳告诉北青报记者,母亲没有买过商业保险,新农合医疗保险又不能覆盖类似自己家这样因刑事案件受伤的情况,因此所有治疗费用只能自费。凶案发生后,陈国喜一家曾通过警方提供5万元医疗费用。这对于母亲的伤情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此后,他们就与陈国喜一家失去了联系。由于案件还未进入诉讼阶段,即使申请赔偿,也不太可能很快就拿到手。“回去过几次,他们家都没人,我们又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没法让他们垫付医药费。”另一方面,他也不确定陈家是否有能力支付巨额医药费。

日前,古北村村支书陈发旺向北青报记者证实了凶案的发生。据他透露,陈国喜家常年只有陈国喜和老伴在家,两个儿子很早就出去打工了,因此村里也不太清楚陈家的经济情况。后续如何赔偿,还是要看法院的判决。

这段时间,赵军阳常常有些恍惚,离家前还好端端的孩子和母亲,怎么突然就死的死伤的伤。

他回忆,自己家和陈国喜一家并没有深仇大恨。唯一称得上矛盾的,也只有2017年的一次宅基地纠纷。当时陈国喜声称赵家新建的房子侵占了自家宅基地,经常和赵军阳的母亲发生口角。随着赵军阳兄弟挖出了当年两家宅基地的界限,证明自己家没有越界,事情也就过去了。

没料到,2月28日上午,两家又因为门口积水的排水问题起了争执。口角过后,陈国喜回家拿了刀,在刺伤了赵军阳的母亲后又将目标转向两个孩子。

这一天,是农历正月十三,按照农村的说法,年还没有真正过完。“每天做梦都还是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和小哥俩儿一起开心玩耍的场面,可惜那将永远只是一场梦,醒来就会忍不住大哭一场。”赵军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