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葬服务机构、祭拜场所一线工作人员的“十二时辰”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4-26 11:59

  清明时节雨纷纷,市民群众不能现场祭扫,对先人的无限哀思如何寄托?广州各大祭拜场所的工作人员来帮忙。这个清明节,她们主动承担起了传递亲人对逝者哀思的任务。为了满足市民群众清明祭拜的心理需求,她们每天鞠躬、献花超过500多次,有的人脚后跟磨出了水泡。广州市银河革命公墓工作人员秦晓燕就是其中的一员,工作20多年的她表示,今年清明显得尤为特殊,她第一次代替公众祭拜祭祖。而同样在一线工作的广州市殡葬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在疫情防控时间,劝导家属取消告别追思会、拜新山等,也让他们每天的“十二时辰”显得更为忙碌。

  广州市银河革命公墓工作人员秦晓燕从事该行业已经24年了。每年清明不能回乡祭祖,在工作中度过,她早已习惯。但今年的情况却比往年都更为特殊,虽然没有了往年人山人海的拜祭场面,秦晓燕却更辛苦了。“今年是我第一次替公众祭拜他们的先人”。据其介绍,银河公墓共有1.2万个墓穴,代替1.2万个家庭祭拜先人成了她和她同事今年清明节的任务之一。

  4月4日开始,秦晓燕便和同事一共9人开始代替公众祭拜先人。“我们计划这个假期三天内完成,到今天(6日)早上我们已经全部完成了”。秦晓燕说,代祭的过程,手捧鲜花、献花、鞠躬,面对每个墓地都是这样的流程,简单但有仪式感。她和同事在墓地一排排的拜祭,因为不想漏掉任何一个先人。粗略统计下来,这个清明节,秦晓燕一共代替拜祭了1100多个公墓,每一个公墓前她都90度鞠躬,从早上八点忙到下午五点,一天下来,她弯腰鞠躬500多次。“我们9个人中,有的脚后跟都磨出了水泡。清明时节,天气也不好,总是下雨,但我们要手捧很多鲜花,献花、弯腰鞠躬都有姿势要求,不能马虎随意,所以打伞不方便。因此,下毛毛细雨就冒雨祭拜,雨太大就穿上一次性雨衣”。4月6日,秦晓燕和同事完成了公墓所有墓穴的代祭。

  祭拜别人的先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她说,“因为疫情阻隔了市民群众对亲人的思想,阻隔的距离就由我们来填补。我们是在传递市民群众的思念之情,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心里感到很庄重、神圣。鞠躬的时候,我也会想到我自己逝去的亲人。”

  因为工作的特殊性,20多年来,她从来没有在清明节祭拜自己的亲人。今年她帮助公众祭祖,自己却不能祭拜自己的父亲。但她认为,这不妨碍她父亲的尊重与想念。她老家湖南,父亲一年多前去世了,今年,她通过邮政手写了一封信寄给老家,希望家里人把自己的信件放到父亲的骨灰前,表达自己对父亲的思念。

  清明前市民群众要拜新山 骨灰管理组组长耐心劝导

  其实,在清明节来临之前,在疫情严峻期间时,就陆续有市民提前拜山了。据了解,按照民俗,对2019年至2020年春社前存入的骨灰,有“拜新山”的习俗,一般而言农历正月十五到春社前就是拜祭“新山”的高峰期。今年的春社日是农历二月初一,公历2月23日。广州市殡葬服务中心火葬服务部骨灰管理组组长小坚说,对于她来说,这段时间非常焦虑,当时正值疫情防控阶段,但尚未禁止现场祭扫活动,有不少市民群众要求前来拜新山。

  从事20年殡葬行业的她,也是头一回经历这样的特殊时期,既要考虑家属坚持传统习俗寄托哀思的心情,又要兼顾防控疫情的措施,怎么办?她说,这段时间陆续有家属咨询并要求拜新山,在3月18号之前,广州并没有政策暂停祭拜。“那个时候,我真的焦虑了。我不能直接拒绝骨灰盒批发家属,只能站在家属的角度的要求,耐心劝导,在疫情防控的大环境下,建议他们不祭拜。但说完建议不行,还要考虑替代的方式才能让家属更为接受,我就建议他们采取在家里设置灵堂的方式拜祭,避免到现场。经过耐心劝说,大多数的市民群众能理解,今年,前来拜新山数量比往年锐减,和往年相比,今年拜新山的量仅有往年的1/10。”这只是简单的数字,但却是小坚和同事们接了无数个电话、进行了无数次劝说的结果。在3月18日前,仍然有部分坚持要来拜新山的群众,她则建议做好防控措施,建议老人、小孩不要前往,且尽可能减少一家人拜新山的人数。

  暂停遗体告别仪式 是她第一个和家属打沟通

  今年44岁的君君从事殡葬行业已有20年,现任广州市殡葬服务中心殡仪服务部业务组组长,主要负责殡殓业务的联络沟通、接待办理及规范化管理等。正月初二,她原本休假在老家陪家人过春节,因为年初老家韶关的婆婆去世了,公公一人在家,君君一家原本想陪公公过个热闹的春节。

  假期期间,君君突然收到了一条民政部门下发关于加强殡葬服务机构疫情防控工作通知的信息,要求暂停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仅办理预约式的简易殡殓,减少人员聚集,严防疫情感染和传播。这让君君想起了17年前那场抗击非典的“硬仗”,直觉告诉她必须马上回到岗位上。大年初二,她抛下了老家孤单的公公,下午开车回到广州,“当时儿子在车上,我让儿子把防控工作的通知读给我听,自己在车上消化好政策。”将儿子送回家已经是晚上8点多,她回到了岗位。

  因为疫情防控需要,要从简从快治丧,要告知群众暂停举办告别仪式,仅办理预约式的简易殡殓,严格限定直系亲属10人以内参与,劝导患有基础病、免疫力低的人员不参加。大年初三,原本是有一些家属预约好了时间段进行告别追思会,同事们不知如何向家属“开口”。君君对同事说,“我来,第一、第二个电话,我跟家属沟通,我们看沟通效果,总结好沟通技巧,再陆续通知其他家属。”就这样,君君打了第一个家属的电话,当对方得知原本预约好的告别追思会不能举办时,预料之中,电话那头的家属非常不满。君君耐心地跟对方沟通,提到疫情形势的严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和家属慢慢沟通,归根结底是为了保护好大家的身体健康。家属的情绪从非常不满到态度缓和,君君用了10多分钟的时间。根据君君沟通的过程,同事整理好了沟通的流程技巧,接下来,逐个给预订了遗体告别会的家属打电话。当天,她忙到晚上11点才下班,而那一天儿子被她扔在家里,没有人给孩子做晚饭。

  在最紧张的那段日子里,她和同事一起加班加点完成单据审核、业务质检、致电群众温馨提醒等。由于君君的个人号码设置为公开咨询电话,那段时间,她白天忙完,开始处理各种电话。几乎每个时间点,她都会接到医院、逝去家人的家属、殡葬服务中心同时的咨询电话。可以说,她的“十二时辰”被塞得满满的。“最多电话的那天,是下班回家后,凌晨1点多准备睡觉,电话来了。接着凌晨2点、3点、4点、6点都不间断的是电话。除了凌晨5点那个小时间段电话铃声没有响起,其他时间都在解答政策、业务指导”。

  君君保持这样的工作状态一个多月,一个多月后,她被领导“勒令”休息。因为,春节前她骑单车时不慎摔倒,右膝、右肘及右肩被摔伤,想着过段时间再抽空去看医生,没想到越拖越严重,直到不小心被领导看到她抬手写字时的痛苦表情,“被迫”着才放下手中工作去看医生。

  殡葬行业新丁放弃过年回老家 服务逝者体面走完人生

  23岁的阿鑫是长沙民政学院现代殡葬技术与管理专业,2019年底到广州市殡葬服务中心殡仪服务部防腐组实习。他现在工作内容是和同事一起进行遗体的清洁、化妆、穿衣,让逝者体面的走完人生最后一站。

  “我是个不太善于表达的人,所以喜欢做一些不用说太多话的工作。每个工种都要有人去做的,如果大家对这个工种有避讳的话,那我来做吧。”阿鑫说,自己就这样选择了这一行,妈妈并不支持,但爸爸很支持。工作时间不长,却遇到了新冠疫情的挑战,今年春节,他放弃了回家过年的机会,和同事们一起战斗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岗位上。他说,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同事毫不退宿、挺身在前,极大地鼓舞了他。“疫情之初,一开始心理有点恐慌,但看到这里的老师傅都冲在前线,把防护做好,其实没那么可怕。克服恐惧心理后,工作就变得很自然的一个过程。”对于每天接触的每一个逝者,阿鑫把他们当做是自己的亲人,“是自己的亲人,当然希望他们能体面走完人生,这个工作由我来做,就觉得很值得,有意义”。